•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55章   不能留下一人

    第55章   不能留下一人

    作者:    

      闷热的夏季,总会下雨。

      阴沉的烟雨天,皇宫大院里萦绕起稀薄的白雾。

      朱寿身穿黄色金龙纹袍,静静站在琼楼前,迎风而立,瞩目眺望远处,神思似是早已飘游天际。

      微风夹杂着雨水滴打在青丝上,脸上,衣襟上,纵使浑身变得潮湿,也浑然不觉。

      一直贴身伺候的张公公,由于在这烟雨天犯了老寒腿而卧床休养。钱宁便成了伺候皇上的最亲近的人,高举着伞,陪着皇上站在琼楼上,俯望整个皇宫。

      “皇宫如此之大,却不能留下一人,朕拥有一切,唯独缺少了她。”

      朱寿凝望着远方宫殿,慨叹之感油然而生。

      钱宁见皇上身上的衣裳都已湿润,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现在雨越下越大,您也出来很长时间了,我们回去吧。”

      朱寿问道:“张公公的腿好些了吗?”

      钱宁恭身回道:“已经好些了。说过段日子,就能伺候皇上了。”

      朱寿说道:“毕竟是伺候过先皇的人,现在老了,该休息了。”

      朱寿回头看了看钱宁,见他身上早已湿透,但仍努力举着伞,为自己遮雨,心里有些不忍的说道:“我们回去吧。”

      回到宫殿,朱寿看着放在御案上的信纸,又开始发起呆来。

      既为左都督,又为皇上近身护卫的江彬,站在一旁,见皇上这些日子一直郁郁寡欢,现在又开始静默的发呆,便在心里暗暗揣摩可让皇上开心的事情。

      采儿端着一碗莲子羹轻缓的走进来,恭声说道:“皇上,臣妾给皇上熬了一碗莲子羹,想请皇上尝一尝。”

      朱寿抬头看了看她,复又低头,拿起旁边的奏折批改起来。

      “朕还有奏折要看,你就先放在桌子上吧,等朕有时间的时候,朕会尝一尝。”

      采儿有些失望的将莲子羹交给侍奉在旁的钱宁。

      “皇上,臣妾告退了。”

      朱寿专注的批奏折,不答话。

      采儿看了看钱宁,钱宁用眼睛示意她皇上今日心情不好,不想多说话。

      采儿行礼退下。

      钱宁将莲子羹轻放在桌子上。

      等采儿一走,朱寿就放下了手中的奏折,看了看碗里的粥,倚靠在椅子上,说道:“钱宁,你帮朕尝一尝。”

      钱宁为难道:“皇上,这是刘贵人特意给皇上您准备的,奴才尝了,不好吧。”

      朱寿说道:“有什么不好,朕让你尝你就尝,你尝跟朕尝都是一样的。快尝!”

      “是!”

      钱宁连忙端起来吃起来。

      “嗯……皇上,味道很不错,米很糯,还带有莲子的清香,很好吃。”钱宁边吃边说道。

      朱寿看了他一眼,说道:“朕让你尝,你就好好的尝,为何还形容那些味道?”

      钱宁无辜道:“皇上,奴才要是不形容出来,皇上不就不知道莲子羹具体是什么味道了吗?奴才尝了,不也就算是白尝了。”

      朱寿有些无语的说道:“好了好了,既然好吃,你就把它全吃干净,吃完了,把碗送回去。还有,别再给朕形容描述了。”

      “是!”

      钱宁恭敬的应了一声,吸溜吸溜的继续吃起来。

      江彬看了看皇上,一步上前,拱手说道:“皇上,奴才见皇上这些日子心情不是很好,现在外面又阴雨连绵,不免更是难以开怀。所以,奴才想了一个让皇上开心的方法,斗胆上奏皇上。”

      朱寿挑眉问道:“哦,什么方法?”

      江彬浅笑着说道:“如此阴沉的天气,若是有美人在侧,供些娱乐,或许能添些乐趣,转换一下心情。”

      朱寿沉默不语,片刻,同意的说道:“朕是该换换心情了,就依你所言,找美人来陪陪朕。”

      江彬趁机继续说道:“皇上,奴才听闻前任延绥总兵官马昂有一个妹妹,生的貌美如花,容颜绝世,而且歌舞骑射样样皆通,皇上若是愿意,奴才即刻派人去将她接来伺候皇上。”

      朱寿说道:“世上若是真有这么美貌的女子,你就快去给朕接来。但是人家若是不愿意,你也不可鲁莽强求。”

      “是。能伺候皇上,是天底下每一个女子的心愿,奴才保证五日之内,将人呈送给皇上。”

      江彬开心的答道。

      得到皇上的同意后,江彬立即出宫去找马昂,将皇上欲纳其妹为妃服侍的话一说,马昂当即大喜同意。

      如今被革职在家,若是自己的妹子能当上妃子,自己成了皇亲国戚,那复职做官的事,必定是早晚的事。

      马昂开心的将此事说与妹妹听,其妹反倒是一脸的不悦,直接推托拒绝。经过马昂执着的三番五次的劝说下,方才勉强同意,淡扫蛾眉,穿着一身素纱轻衣,随着江彬入宫。

      三天之后,五天之内。

      江彬没有食言,将马昂之妹带入宫中,面见皇上。

      夜里。

      朱寿看着眼前的女子,如花似玉,绰约卓姿,虽是简单的打扮,却仍不能掩盖其美丽,不由赞道:“果真是一个美人。想不到马昂还会有如此美貌的妹妹。”

      眼前的女子轻启皓齿,说道:“民女能受到皇上的金口夸赞,真是受宠若惊,民女在此谢过皇上。”

      朱寿笑着说道:“不必谢朕,你确实很美貌。”

      钱宁和江彬知趣的退了出去,将门轻轻关上。

      乾清宫里,此时只有他们两人。

      女子抬头看了朱寿一眼,抿嘴一笑,从刚才的端庄文雅,转眼变得妖娆惑媚,缓步走到朱寿的面前,大胆的用手抚摸他的胸膛。

      朱寿看着她,说道:“你似乎一点也不惧朕。”

      “皇上让民女来,不就是为了让民女给皇上取乐吗?民女若是害怕皇上,哪还有何乐趣可言。”女子含着笑,将腰上的带子解开。

      朱寿笑说道:“朕很喜欢像你这样大胆主动地女子。”

      女子将自己身上的腰带随手扔到地上,轻抚朱寿的脸,将他拉到龙床边上。双眸带着暗涌的流波,直视着他的双眼,手却毫不停歇的将他身上的腰带也解了下来。

      朱寿也只是笑着看着她,任凭她摆布自己。

      女子凑到他的面前,与他仅有一寸之远,鼻息可闻。就在她想要轻吻下去时,朱寿蓦地起身,条件反射般推开了她。

      女子困惑道:“皇上,你怎么了?”

       朱寿沉声不语。在这种情况下,脑海里突然浮现徘徊另一个女人的身影,让他做不得想做的事,身为君主,却被一个女人牵扯住心魂,让人知道真是有些可笑。回想起她说的那些话,心里又是一阵疼。

      女子见他不说话,有些慌乱道,“皇上,你不喜欢民女了?”

      面对眼前貌若桃花的美人,朱寿微蹙眉宇,努力抛开回忆,却无论如何都忘不掉那个女人。因另一个人的存在,朱寿难以投入鱼水之欢,不得不选择放弃这个美女,转身离去。“今晚你就睡在这里,朕还有奏折要批,就不要等朕了。”

      女子急问道:“皇上,你去哪?”

      朱厚头也不回的说道:“御书房。”

      虽然当夜两人什么也没做,但朱厚还是将她一直留在宫中,三天后,便下旨封她为妃,让其兄马昂官复原职,赐给府地。

      由于皇恩浩荡,马家一时光耀门楣,光鲜耀祖。

      身在深宫的采儿,得知皇上又纳进一妃,且日夜相伴,宠爱有加,又气又嫉妒。心中虽有气,但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跑去跟皇上发脾气?皇上三宫六院,多的是女人,宠幸了一个,肯定还会有下一个。自己也不过是女人堆中的一个而已。

      采儿只能跟个怨妇一般,在自己的屋里生闷气,对着无辜的宫女太监发发火。她现在终于明白,当初巧娘进宫时,皇后为什么会生气,为什么会不择手段害死她?深处后宫的女人,一心一念只有一个男人,可惜那个男人属于天底下所有人。想要一辈子牵住他的心,那是不可能的了。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