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2章   一

    第2章   一

    作者:    

      老伍给妻子办了住院手续,他和医生统一了口径,告诉妻子是肠炎。配合医生问诊、查体,拍片,中午时分,老伍才想起告诉妻子儿媳妇怀孕的事。妻子果然喜出望外。

      “这么说,明年春天我就当奶奶了!”

      “明年……”老伍忙把脸转向墙角,观察墙角不及弯腰系鞋带——低头系鞋带至少能让他暂时忍住泪水。他走到洗手间,洗了手和脸,可无论如何用力地擦,都拭不去悲哀。

      妻子打上了吊瓶,化疗副作用很大。如果买了一条洁白的珍珠项链,至少会先把脖子洗干净再戴,可疾病像一条绳索,不管脖子是否干净,突然就勒紧了毫无防备的人们的咽喉。

      妻子像一条离开水的鱼,无奈地躺在床上。也许从今天开始,她就再也离不开病床,但在丈夫的心里,妻子永远站在令人惊奇的地方,等待着他一同前行。老伍还是拨通了儿子的电话。

      “你妈住院了,胰腺癌,晚期。”老伍快速地说出了几个关键词,仿佛怕言辞卡在了喉咙里似的。

      小枫说了什么,老伍没听清楚,也不想听清楚。现在他想省略一切细节……

      伍纪枫和妻子燕燕赶到青岛直奔医院。燕燕将一束百合花插在玻璃瓶里,百合花的香味在病房里慢慢飘散。

      “妈,你这个懒老太婆,快好起来,准备看孙子了。”儿子拥抱着妈妈,调皮地说。

      “懒老太婆要罢工了,想让我给你看儿子,得先让我儿子侍候我,对不对,燕燕?”

      燕燕羞涩地笑了,这个新进门的儿媳妇还不太习惯家里的对话风格。也许婆婆为了逃避世界的重量,故意把悲哀留在身体的最深处。婆婆的灵魂柔弱得像风,迂回在一条条蜿蜒的街道里,迷失在一座座背街房子的后面。

      小枫在走廊的尽头找到了爸爸,爸爸面向窗子站着。冲火撒尿,老二烧掉。癌症让老伍无能为力。夕阳的余晖斜斜地铺在他身上,像剪刀在布匹上剪出的人影。小枫觉得爸爸有了老者的形象,竟不再挺拔,不再傲然。一股酸楚的感觉漫上心头。他走过去,像以前一样,轻轻地搂着爸爸的肩头,爸爸抖出一支烟递给儿子,儿子用嘴接过爸爸的烟,握住了爸爸拿打火机的手。父子俩默默地站在那里,相对无言。人一旦胆寒便输掉了一半,包括与疾病的战争。

      生活残酷得不留痕迹。妈妈一个人在生命的大海里航行。一个人,那么孤单。若将旅程像手风琴一样折叠起来该多好?

      三天后,小枫和妻子回济南了,他要联系医院让妈妈到济南治疗。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