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60章   三、舞尽杨柳风依依(14)

    第60章   三、舞尽杨柳风依依(14)

    作者:    

      “道别是你们人类的东西,我只想告诉你,不要我一走,你就忙着下山,至少把身上的功夫练好些——我可不想你一出去混就被人给整死了,说出去,我会很没面子的,至少你也算是我半个徒弟。”冥烨眯起眼,眼里波光流转,可那话却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我瘪了瘪嘴,道:“哦。”

      “楼息。”冥烨道。

      楼息走到我身边,递给了我一个小锦袋,我打开一看,里边的东西差点没灼瞎了我的眼:银子啊,白花花的银子啊,我苏酒酒长这么大,可从未见过银子,这一见,却是这么多,这少说也有百多两吧。我赶忙将锦带拴在腰间,系紧,瞪着冥烨道:“你哪儿偷来的,我没收了。”

      冥烨脸僵了一下,轻哼道:“拿给你替我销赃不好吗?”

      “好、好……”我忙不迭道。

      “哼!”冥烨挥了挥衣袍,突然凑到我面前,笑得邪魅,“你说,你这么贪财,将来这钱肯定是不够你花的,那我要不要干脆带上你,免得你不是被人打死就是被自己饿死?”

      我讪笑着看着冥烨:这人觉得我就这么容易死掉?还是惨死?哼,本人可是小强,活着坚强,拍死溅墙。

      冥烨似是知道我在想什么,那股子邪气越发浓了,逼得我退无可退。我干笑两声,道:“我……我年纪还小,这么复杂的问题,我可不知道。”

      冥烨的发被风吹拂到了我的脸上,凉凉的,一如墨染的手。我想,我一定不会听冥烨的话的。

      “嗯?是吗——”冥烨不在逼近我,他直起身子,望向远处,光影交错在他平静的面颊上,让我差点将他错看成了墨染:是我最近太想他的缘故吗?我眨了眨眼,歪着头,又有些搞不懂了。

      我看到冥烨走近我,然后将手中的嗜血珠系在了我的脖子上,同时道:“看你似乎很喜欢这珠子,我便做个好人送你了。”说完,他背过了身去,似是在等着我的感激。

      我扯了扯脖子上的鸽子蛋,翻着白眼:谁想要了……而且这上边又下了禁制……这禁制明明连萧横那种渣滓都解得开……

      冥烨忽而转过头,面向我,眼里是难得的温柔。他道:“以后就不见了吧,小洒。”

      “嗯。”我看着他傻傻的回应。冥烨冲我笑了一下,不同往常的笑只是一种表情,这次他笑得很淡雅,好像天边的夕阳,是一种令人想要铭记的美好。

      他留给我了他最美的笑,然后头也不回的飞向空中,隐去了踪影。

      我看着冰面那团模糊不清的影子,笑得像个傻子。

      这日天气大好,无风,偶尔能听见几声林鸟啼鸣。从上往下,山色分着层,不过从下往上是看不大清的。山脚分着几条细小的溪流,顺着干涸的土地,可以看出这些小溪全是仰仗着平日奔流不息的河水;可如今河水依附的雪山冻成了个冰坨子,这溪也就剩几条干干的土印子,活像几道大疤。

      沿着略宽的河床向下,愈远的地方河水越是充沛,直到与河床相交的漓江。据说漓江是这片大陆的血脉,从最西方的喀格大雪山经宣牧、泉州、洛滨、徽阳、酉良、青州、化州最后注入最东方的螭海。沿途还有好几座雪山水可以供给给漓江,所以即使这座山冻了,那座山也可以给漓江注入新的活力,可以说就算天上不下雨了,漓江也不会干涸,靠漓江水生活的人也死不了。

      滚滚漓江水拍打着江岸,溅湿了一地黄土。江风吹得大了些,把浪悉数卷到了半空,许多不怕死的水鸟为了填肚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漓江的耐心;当然,这不怕死的不止那些愣头鸟,还有我呢。

      我站在漓江边,瞅准了那些被潮水打得七零八落的水鸟,提气,掠向半空,足尖点在那些水鸟身上借力,最后利落的空翻落地。

      我长吁了一口气,心说腰间多了一坨连轻功都不好使了。

      江风吹乱了我的发,我看着碍眼的长发在空中翻飞,冲着那江水傻笑。之前下山路上遇到一个樵夫,那人偏说不绕道从城门过是过不了江进不到城里的,可如今我不也过来了吗,虽然有些险。

      冥烨叫我练好功夫再离开,果真是有道理的。我看着空中乱飞的水鸟:刚才本想御风过来的,但湖水搅乱了风向,这风息便抓不准了。

      “唉……”我抬头望向隐隐可见的山头,既然都到这儿了,也没理由再回去了吧。我讪笑一下:冥烨的威慑力还真不小。看向隐约可见的市集,我眉眼飞扬:说不定一进城就能向人打听到村子的所在,那样我就可以回家,可以和墨染重逢了!

      我小小的高兴了一下,便立马向市集的方向掠去。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在来这儿之前我可是做足了功课的。据那樵夫所说,这片大陆在上古时候就存在了,相传是由女娲娘娘在飞升羽化之时遗落在人间的一枚飞梭所化。如今的大陆被三国所分,分别是齐、魏和语。大陆共设了十州七县,其中有五州一县属魏国,三州二县属齐国,语国仅有二州四县。虽说这语国掌权的地方小,但全大陆最繁华的青州属那二州之一,语国也就掌握了这片大陆的经济命脉,更何况语国掌握的另一州是以佳酿闻名的酉良,可见在未来,酉良也会成为继青州之后又一繁华大都——语国的实力不可小觑啊。

      其他两国占地虽广,但却没有语国那么好的财力。齐国的势力范围在飞梭的西部,与东部的语国成二虎对望之势,齐远没有魏的占地广,可就地理位置而言,齐国有一个另外两国都没有的优势:漓江源头。曾经有一个齐地的人给别人开玩笑说,哪天要是齐想一统天下了,只要在漓江水里投点毒,不用费一兵一卒这整片大陆就是齐国的了。

      虽然我很赞同他的观点,可听说后来那人到语国的属地做生意,就因为讲了那番话,商品卖不出去被活活饿死的结果,赞成的话也就只好烂在肚子里了。

      但其实由于齐地处内陆,因此国家相对闭塞,民风剽悍,与魏、语二国相比,齐国的军事力量实则是最强的。

      魏国有这片大陆上最广阔的土地,还有大陆上最重要的两条血脉。若说漓江是穿过飞梭南边的丝,那淮水便是飞梭北边的线。与咆哮着的漓江不同,淮水是一条温柔的河,静静流淌在内陆,从齐地的四叶经魏的娉婷城、江城至语国的千叶原。可以说魏国掌握着陆地的交通要道,同时掌握着三国的通商关口。

      齐有地势强兵,魏有土地,语国有财,三国都想打垮对方独自称霸,但三国又都忌惮着对方,所以尽管三国边界偶有战事,但总体来说三国都是一片祥和。这也是为何这片大陆至今和平的原因——不过只是利用着无法实现的野心,来维护这岌岌可危的表象罢了。

      我站在青州城内,目睹着一片车水马龙,不禁再次感叹:太繁华了。

      这是我第一次到人这么多的地方,内心有多激动自是不能言表。看着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街道,我脑子一下就一片空白了:这跟在话本子上看的完全不一样嘛,话本上的差太多了、差太多了,这街市的繁华完全不是我能想象的。

      街边商铺林立、雕梁画栋,来往人群络绎不绝,市集叫卖声一声高过一声……

      没法,语言太贫乏,我词穷了……

      我一边向市集中心走着,一边目不暇接,眼睛眨啊眨的,都快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因为光注意高楼去了,不小心迎面撞到了个人,这一撞把我给惊醒了:进城来不是为了问路的吗!

      我忙向那人赔不是,抬脚就要走,突然惊觉周围的人都在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我,看得我一头雾水。我向前走了两步,那些人的目光也都有意无意的移向我。我对照着别人的穿着连忙打量起自己:衣服是被玄木骗去赤炎宫时穿的那身白色襦裙,因为是墨染给我的缘故,即使那衣裳破了好几个洞,我也用冥烨给的针线将就补了几针;冥烨说修习法术的最快途径是接地气,虽然我是觉得有些胡扯,但我还是照做了,赤脚了这么些年我也早习惯了,因此此时是跣足;白衣上没泥点儿,手上也没泥点儿——我看了眼周遭的人,那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我又向前行了几步,余光瞟向四周:还是有人在看!我怒瞪向一个男人,道:“干什么一直盯着我!”

      “……不……不,姑娘……”那人目光闪烁,我仍旧逼视着他,“你的脸……”

      我连忙捂住自己的脸,像只落荒的鸟儿,冲出人群四处逃窜:怎么忘了,如今自己是众人眼中的怪物。我跑得有些狼狈,不顾被我撞到的路人,所到之处,均是怨声四起:同冥烨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因为他不介意,所以我也就忘记了这个事实;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伤心……

    作者大大的话:

    孩纸们,新年快乐!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