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25章   一、醉里不知身是梦(25)

    第25章   一、醉里不知身是梦(25)

    作者:    

      心头忐忑了一阵,却不听玄木发话,我偷瞄了玄木一眼,见他也同我一样垂着头,神情木讷,好似神游到天外去了。这两天,一个二个的都怎么了?我收回探究的目光,想起自己身上法力一事,又困惑不已。

      墨染……他真的是在骗我吗?

      我长叹一口气,将头埋在膝盖之间,静默了半晌。这半晌里自己想了很多,脑子乱得像麻团,理不清线头,找不到想要的答案。我抬起头冲着天空长啸了一声,捏紧了拳头:我该生气吗?可气的是什么呢?

      我目光呆滞的望着雪山,那个地方,我好久没去了。

      我轻叹了口气,转向兀自出神的玄木道:“那个……玄木啊,你不是要教我那什么探什么的吗?”

      “啊……啊?”玄木抬头望着我,显然没回过神。

      “我说,你不是要教我法术吗?”我放慢了语速道。

      “哦!是学探念啊。那好吧,不过我只会捏决子,其他的只有靠你自己琢磨了啊。”玄木也不多问,便着手开始教起了我。我在心里暗暗记下:看样子也不难啊。遂学着玄木的样子,我捏了诀,凝神去看空中。只见空中慢慢显出一个虚虚的轮廓,一条条的虚线慢慢凑到一起,倒像是在织一幅画。我集中注意力,按捺住想先一睹为快的冲动,免得了神。

      我紧闭双眼,默念《清心咒》,也不知过了多久,忽闻玄木一声惊呼,我睁开了眼。

      这是……

      画面里,是一个男子,他乌发白衣,盘腿坐在一间竹屋之内,看不清面容,只依稀可辨出那人手中拿着什么,正在细细打磨着。尽管画面很不清楚,但我看是认出了其中的男子,他是墨染。

      真傻,我这么说你,你还固执的认为这些东西能够让我开心——画面里的墨染低着头,发丝未束,脸被半掩着。我心头有些好笑:墨染比我还粗心呀。

      我手指轻挑,画面变清晰了许多,墨染的模样也更清楚了。我勾起嘴角,想看清墨染手里的东西,可墨染的手指半拢着,我看不到。

      细细看着墨染做事的样子,一丝不苟的,极认真,和平时那个与我谈笑风生的爹爹完全不同。我看得入神,竟忘记了身边玄木的存在。仔细看着墨染,那眉眼,怎么也看不够。

      突然墨染抬起头望向我,我一个激灵,破了功:糟了,被发现了!

      想起刚才墨染看向这边的眼神,我就不寒而栗:好恐怖……

      垂着头,我摸向自己的心口:原来墨染在人前是这幅模样。

      “苏酒酒,这是谁呀,竟然可以察觉到你的探念?”

      哦,身边还有个玄木呢。我小声道:“我爹……”

      “怪不得。”玄木神色缓了缓,“苏酒酒,你别难过了,你爹不会怪你的。”

      “我什么时候难过了,瞎说。”我扫了一眼玄木,不屑道。

      “第一次用探念看到的一定是你最想看到的东西。因为初学者都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意念。你同你爹发生了争执,你一定很在意,不然不会第一次用探念就看到你爹。”

      是吧,这事儿我是挺在意的。

      玄木拍了下我的肩,道:“再试试用意念控制画面,看看别的地方吧,多练习几次就能得心应手了。”话毕,玄木头垂得更低了。

      我忽略掉玄木的沮丧,摇了摇头:“我想看看墨染上仙的住处。”

      “啊?”玄木抬起头表示不解,我仰起头望着天空:也不知道墨染住的地方有些什么。

      “我是不能去到那么高档的地方的,不过听师叔描述过。墨染上仙是清慕山的掌门,自他师父仙逝之后,他便接管了清慕山。听说清慕山是个修仙的好地方,山内弟子数千,可以说清慕山是个还算热闹的地方。山内共设七十二峰,每一峰都是一个分支,由墨染上仙的师兄弟负责,不过除了上仙的一位师妹和一位师兄外,其余的心思都没太放在清慕山上。所以千年前上仙也许是看透了那些人的性子,就干脆革了他们的职,让他们云游去了,只留下了与他师承一人的三师妹沐雪和大师兄莫西风帮他打理着山中事务。”

      “是……吗。那他一定很累吧,一个人要拖着这么大一帮人。”

      “还好吧,上仙他可是很强悍的,不仅在天庭中威信颇高,门内事务也打理的井井有条。貌似还没听人说过上仙的坏话呢。”玄木闪烁着眼眸,神色带着钦羡。

      我敛了敛眉,捏诀在大地上搜索,看看有没有符合玄木描述的地方。一边玄木絮絮道:“若说墨染上仙是仙中的顶梁柱,那么魔中的魔尊可能就是柱上的米虫。一千多年前,仙魔为了争夺一个地灵而大战了一场。本来墨染上仙的败迹早已露了,可那魔族魔尊却迟迟没能将上仙打败,反而在僵持了三天三夜后,仙族以天兵天将的全军覆没惨胜,而魔族只是小卒伤亡,却从此再没有作过乱。

      明明魔尊法力应在上仙之上,为什么又放过了上仙?一说是魔族故意放过上仙,以仙族的惨胜来羞辱仙族;一说是地灵以自身修为帮了仙族,但自身修为不够,只能勉强助得仙族惨胜,魔族因忌惮地灵的灵力,于是消身匿迹。还有许多五花八门的说法,不过都是众说纷纭,难以令人信服。”

      “啊——可能那个魔尊看上墨染了吧。”我挥动指尖,淡淡道。

      “啊?”

      “就是啊——以武会友,比武招亲,打着打着就对上眼了,对着对着就不忍心了——嘛。”

      “你认真的?”

      “才怪!叫你找地方,你却给我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一千年前的事儿我不感兴趣。”真啰嗦啊、啰嗦啊、啰嗦啊……

      “呃,其实上仙的住处很好找的,你只要找到一座悬在空中并且有很多水的岛就行了。”

      “……”我舞动的手指顿在空中,有些狼狈地垂下,“是……这里吗?”

      确实是座有很多水的岛啊。岛是呈倒山形的,面上是开阔的平地,其上只有一座小楼,上题有“余晖”二字,整个浮岛最多的就是水,从小楼的台阶开始,水以一种镜面的状态流动着,除了楼里一处干地,整个岛就是一个水池。

      找不到源头,水从岛上倾泻而下,形成瀑布,汇成山上的小溪、河流——可以说,墨染住的浮岛就是清沐山的泉眼。

      岛上多生灌木与松树,极少有花影鸟语,有许多蔓生植物依小楼而上,纠纠缠缠,解不开、理还乱。虽说是个水岛,可水至清则无鱼,里边连一只虾米也没有。我用探念在整座岛上“参观”了一圈,忽而蹙眉:“墨染上仙没有收徒吗?”

      “听说以前好像收过一个,可并没有正式授印。哦,授印就是师父授给弟子个人专属的印记。喏,我头上就有一个。”玄木指着眉心,我凑近看了一眼,一个火影印记渐渐浮现出来。我咋舌:真是变态,还收私有品。

      “怎么堂堂一个掌门,都没有侍童的?”我又看了一圈:连个打扫的人都没有。

      “这个我怎么知道。不过听师叔说上仙表面是个和气的人,可实际上不好相与。女子都是很喜欢他的,男子则很敬畏他。上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不知道,就我听来的只言片语来判断,他就是个寡情凉薄但以天下苍生为重的人,像他这么个清心寡欲的人,没人陪也正常嘛。”

      听了玄木的话,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到树下,还好及时扶住了树干。只是空中的画面脩忽不见。

      玄木忙拽了我一把,惊呼:“苏酒酒,你怎么了?”

      这么多年,在我不在的日子里,墨染一个人。哭也一人,笑也一人,更与何人说?

      他是上仙,肩负天下的责任,所以不能说、不能言,心头的苦只有在夜深人静时默默舔舐。想起墨染每次拉起我的手都会将我冻伤:他也是想汲取温暖的。

      我双唇颤抖的道:“仙魔大战时,神族为什么出手呢?”

      玄木担忧的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会儿才道:“这世上哪还有神,自从女娲飞升后,世界上就没有神了——除了个半魔半神的地灵。”

      墨染、墨染,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所以你才会对我患得患失,所以你才会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我让我陪在你身边,所以你才会在我对你如此决绝时哀声道:别走,酒酒。

      酒酒……酒酒……

      “呃!”我一把捂住心口,脸色煞白,手攀住树干,指甲嵌进树皮,又流血了。玄木扶住我的肩,慌张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不……不知……道。”我抓紧胸口的衣服,呼吸急促,话都说得断断续续的。随着我的喘息,身下的大树开始簌簌地落叶,树身抖动着,下了一场叶雨,又好像呜咽的抽泣。玄木一手抓紧树杈,一手扶住我:“怎……怎么了?”再回过头来,“你是不是哪里痛……是胸口吗?”玄木抓过我的手,两指搭在上面。静默半晌,我有些奇怪的望着玄木,见他眉都拧成了麻花……突然就想吃麻花了……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