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20章   玉峰情定约白首(一)

    第20章   玉峰情定约白首(一)

    作者:    

      慕寒楼“主上!找到了!”一个黑影闪了进来,跪下禀报。

      “在哪?

      “林楼主被凌云山莊少夫人刘雪菲带走了!”

      “主上!”另一个人进来说道:“凌云别院两个时辰前从后门驶出一辆马车,属下怀疑是林楼主。”

      宋辰脱口问道:“往哪个方向走了?

      “漠北方向。”

      “漠北,难道——”人影一闪,屋里就只剩下两人。

      马车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早已远离焚城。林凝竹坐在马车里一声不响,她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被算计了,她不甘心遭受这样的侮辱。她必须在路上逃脱,否则到了军营,就真的生不如死了。她正想着对策,忽然马车停了下来。看守她的两个男子都挤进马车里,其中一人坏笑着看着林凝竹,说道:“这么个美人要送到军营去可真是浪费啊!大哥,我还没见过这么标致的人呢。”

      那个看着年长的说道:“六子,别乱来,这可是上面吩咐的,咱们只负责送人,不要节外生枝。”

      那六子不满的说道:“哎,大哥你怕什么,这娘们一看就知道肯定得罪了上面的人,否则怎么会被送到那地方去遭罪,横竖都是伺候人,先给弟弟我玩玩也没什么。”

      “这!”

      “哎呀大哥,你放心吧,这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说谁会知道。”

      “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啊,我,我先下去。”

      “好嘞”六子见他大哥已经走了就笑着下向林凝竹摸索过来,只见林凝竹不见慌张,她微微一笑,说道:“公子若要了我,可以带我走吗?我愿意一辈子服侍公子。”

      那六子一听林凝竹的声音就已经丢了半个魂,此时只想着忽悠忽悠她,笑话,他可不敢随便就放了她,于是他答应道:“那得看你的表现了。”

      “好。”林凝竹见他已经放下警惕,于是妩媚一笑,冲他勾勾手指,那六子就像被勾了魂一样傻傻的贴过去,只见他刚到林凝竹面前,林凝竹忽然用左手捂住他的嘴,右手迅速用手里的簪子直击六子的颈动脉,然后死死的加深那个伤口,鲜血不断地从六子的脖子上涌出来,顺着林凝竹的手,染红了她的一身白衣。看着那人哀求的眼神,林凝竹不忍的闭上了眼睛,但她的手并没有放松,苍白的双手还在加深那个伤口,这她唯一的机会,不容许一丝一毫的心慈手软,直到那人停止了挣扎,林凝竹才脱力一般的跌坐在马车上,她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全身白衣也早已经被血染红。看着满室鲜红与六子那死死瞪大的双眼,林凝竹止不住的浑身颤抖。可是下一秒她就立刻意识过来自己的处境,她必须在另一个人发现之前有多远跑多远。她强忍着内心的颤抖,先揭开车帘查看了一下,确定那个人看不到之后,赶紧跳下马车往焚城方向跑去。

      再说看守的那人越想越觉得太冒险,于是决定还是去马车上看看情况,可是回到马车跟前的时候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他连忙揭开车帘一看,六子斜倚在车壁上,脖子上全是血,他连忙上前查看,发现他已经断气了。那人瞬间双眸充血,沉痛地合上六子睁圆的双眼:“六子,大哥这就去给你报仇,我要让那个贱人不得好死!”。

      他走出马车,四下一看,便看到焚城方向有一个白影在跌跌撞撞的往前跑。他提起内力就追了过去。

      林凝竹手脚已经不听使唤了,但她不敢停下来,只能奋力向前。可是忽然后面传来一声:“贱人,你给我站住。”她立马就慌了。她绝对不能被抓回去,绝对不能!她立马慌不择路,只管往前冲,也不管前面是否有路。忽然一个悬崖撞进视野,她猛地刹住脚步才避免了粉身碎骨的命运,可是又能怎么样呢?那人已经追到身后,看着林凝竹满身的鲜血,他的神色一片哀怓,那是他兄弟的血啊。他不哭反笑,挽起一个嗜血的笑容:“贱人,跑啊!你给我跑啊!你竟然杀了我六弟,他虽贪财好色,可也罪不至死!你!我一定要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哈哈哈”林凝竹忽然什么都不怕了,“罪不至死?我又何其无辜!我与你们无仇无怨,可是你们却要置我于死地!你六弟是咎由自取,死有余辜!伤害我的人都该死,不仅他,还有你,还有刘雪菲、沈流寒!该死的是你们!哈哈哈!”林凝竹疯了一般大笑着,绝美的容颜加之满身的鲜血,竟有一丝凄美的意味,让人不禁提起一丝同情。

      可是一想到自己兄弟的惨死,那男子恨恨的说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有本事你跳啊!老子就不信你他妈不怕死!”

      “死有何惧,只是你给我记着告诉刘雪菲,我林凝竹做鬼也不会放过她!”她转身最后看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一眼,就毫不犹豫地跃向那万丈悬崖,生无可恋时又何必勉强自己活下来。或许自己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只是想到流云、金瑜心中不觉有些难过,若她们知道自己死了,一定很伤心吧。这时她的心里忽然还闪过一个人,她不知不觉的滑落了一滴眼泪,还有——她轻声念到:“宋辰”

      宋辰收到消息后立刻快马加鞭的向漠北方向追去,一刻也不敢停,一路上都没有遇见一个人影,他越来越焦急,简直都要崩溃了,“涵儿,求求你了,你一定不能有事!”

      他赶了一夜路,累死了一匹良驹。直到正午时分,他忽然看到远处有一个白影踉踉跄跄地疾奔过来,后面还有一个人在追她,那白影虽远,可是宋辰一眼就认出她是林凝竹。他大喜过望,可是他定睛一看,竟看到林凝竹浑身是血,立马一阵心慌。偏偏这时候她发现林凝竹竟然慌不择路,脱离了官道,往旁边的小路上跑去,后面的那人穷追不舍。据他所知,那前面是一处万丈悬崖。

      “不好!”他一急,狠狠地给了马屁股一刀,那马立刻疯了一般往前冲去。近了,近了,可是他还是感觉时间流逝的可怕,他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就飞到林凝竹身边。可偏偏时间不等人,就在他快要到林凝竹身边时,竟看到林凝竹纵身一跃,纤细的身子便要卷入那万丈深渊。那一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本能的爆出一声呼喊:“涵儿!”他在马背上一借力,运足内力奋力冲向悬崖,在接触到林凝竹那冰凉的身体时,他终于安心的一笑,“还好来得及将你拥入怀中,涵儿,不能护你无虞,那就黄泉路上与你为伴吧。”

      “死了!”刘雪菲将手中的梳子一下子摔成了两截,吓得小琪与那押送林凝竹的人大气都不敢出。那人一个劲的磕头,嘴里不住说着:“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啊!小的无能,可是那贱人诡计多端,小人一时疏忽,就被她钻了空子,小人的六弟也被那贱人杀死了。”

      “你确定她死了?”刘雪菲问道。

      “是是是,小人确定,那悬崖极高,掉下去必死无疑。”那人赶紧说道。

      “罢了,你下去吧。记住,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

      “是!”那人擦了一把冷汗,只是这人为求自保,并没有告诉刘雪菲林凝竹不是一个人跌入悬崖的。

      那人走后,刘雪菲静静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此时的她并没有除掉大敌的喜悦,有的竟然是浓浓的悲伤,她的脑中还浮现出当日林凝竹的话,她说:“刘雪菲,你真可怜。”

      “小琪,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怜,竟然用这样的手段去对付她,只为了维护自己的爱情。”

      “小姐,你没有错,错的是她,她不该觊觎姑爷。”

      刘雪菲苦笑了一声,不再说话,到底是谁抢了谁的幸福,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即使自己做错了,她也绝不后悔。

      此时正值黄昏时刻,绵延的山脉染上了秋意,却别有一番风情。山间的一轮残阳将整个天空镀上了一层血色。山下的荒草丛中,一双脚在艰难的前行。那是一双男子的脚。只见他头发散乱,衣服被杂草树枝刮得破破烂烂,留有斑斑血迹。此时,俊美的脸惨白一片,但他丝毫不在意,只是专注的护着怀中的女子,不让她受一丝伤害。那女子身上裹着男子的外衣,此刻紧闭双眼,昏迷不醒。这两人就是一起坠崖的宋辰与林凝竹。

      在坠入悬崖时,宋辰凭借着深厚的内力,将手嵌入崖壁中以减缓下坠的趋势。宋辰的右手已经血肉模糊。好在悬崖下是一片树林,否则他们两人难逃厄运。宋辰看着怀中的人,都已经一天了,她都没有醒来。宋辰不免有些焦急,他有内力护体,可是林凝竹却没有。她本来就遭受打击,又坠崖,此时情况十分不妙。

      宋辰终于在天黑前找到了一个山洞。他醒来时已经发了信号,只要熬过今晚,流云他们一定可以找到这里。他先起火,然后将将林凝竹扶起,将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进林凝竹体内。不一会儿宋辰的额头就满是汗水,可是他依然不愿意停下来,此时若是救不醒林凝竹,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哪怕要他力竭而死,只要可以就回林凝竹,他都义不容辞。突然,他听到林凝竹咳嗽了一声,就连忙收力抱住林凝竹,焦急的唤着:“涵儿,醒醒,涵儿。”他轻轻地拍打着林凝竹的脸。终于,林凝竹睁开了眼睛,只见她看着他,右手温柔的抚上他的脸,笑着说:“没有触感,果然是梦。宋辰怎么会找到这儿来呢。”

      宋辰一把抓住林凝竹的手,说:“涵儿,这不是梦,是真的,我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宋辰?”林凝竹还是不确定,她挣扎着坐起,仔细的看着宋辰的脸,良久她突然十分失落,说道:“竟然真的是你,你竟然也死了。”

      宋辰从来没有见过林凝竹这样无助,一时之间只有心痛。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的说道:“真的是我,我没有死,你也没有死。涵儿,我在这,我说过会保护你的,有我在,你不会死的。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没有死?”林凝竹看着宋辰说道。

      宋辰肯定的点了点头。林凝竹忽然一把抱住宋辰,说道:“宋辰,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我杀人了,我不是故意的。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林凝竹此时神志不是很清楚,一会儿害怕,一会又要报仇。宋辰的心里满是疼惜。林凝竹一直风轻云淡,她究竟受到怎样的伤害,才能如此地怨恨。

      “没关系,涵儿,伤害你的人都该死!不要怕,我们都不会死,我会替你报仇,我会让所有伤害我们的人付出代价!”

      林凝竹看着宋辰,像是一个被安抚好的孩子,她安心的一笑,虚弱的说:“好。”

      宋辰见林凝竹又要睡过去,连忙叫她:“涵儿,别睡,你一定要醒着,只有活着,才能报仇!”

      “好,我不睡,宋辰,你给我讲个故事吧,你讲个故事,我就不会困了。”

      “好。从前在焚城有一家布庄,那是全焚城最大的布庄,老板的有一个十分出色的女儿。后来,那个女子爱上了一个江湖人,老板不愿意,就对那人百般刁难,可饶是如此,那女子还是一意孤行,与那人私奔。可是那个人有了权力后,就娶了别的女人。”

      “那老板的女儿呢?”林凝竹问道。

      “老板的女儿伤心欲绝,她以那男子的把柄相要挟,不许他娶别的女人。”

      “他答应了吗?”

      “他是答应了,可是,却暗地里准备除掉自己的妻子和三岁的儿子。”

      “那后来呢?”

      “老板的女儿带着儿子逃走,可是等她回到家,她的家已经是一片火海,家中无一人幸存。她因为受不了打击,得了失心疯。从此了无音讯,只留下了三岁的儿子一个人在世间漂泊。”

      “孩子那么小,怎么生存啊?”林凝竹的声音越来越弱。于是宋辰接着讲道:“那孩子一个人生活了两年,在五岁那年遇到一个好心人,被收为义子。”

      “后来呢?”

      “后来他继承了义父的位置,开始让曾经伤害他的人付出代价……”

    作者大大的话:

    明天开始忙了,周一再回来更,亲们见谅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