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87章   生死一念

    第87章   生死一念

    作者:    

      “流殇,流殇……”

      “漆黑的世界里,是谁在呼喊我的名字,我死了么?为什么我就这样死了,我还有许多事情没做,我还有许多舍不得的人。”在这意识逐渐迷离的时候,流殇听到了有人在呼唤着自己。

      是云中书么?当然不是。她紧紧的抱着流殇,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带来一丝的温暖,但是,少年身上彻骨的冰凉,让她心灰意冷。

      那是一滴晶莹的泪珠,一滴充满悲伤的泪水,她不知道,自己会为一个男子流泪,因为父亲的缘故,她一直是这么认为:世间男人皆薄情。

      所以,她不会呼喊,不会为了一个男子而伤心,即便他救过自己,最大的限度,也只有那一滴眼泪而已。但这只是她单纯的想法,抱着流殇冰冷的身体的一刹那,她又是如此的伤心。

      妖灵越来越多,紫念剑的挥舞也少了威势。妖烟飘渺,千万妖灵蜂拥而至,带着无尽哭泣和悲鸣声,打破了云中书心里最后的一道防线。

      她放弃了,如果上天真的让自己死在这里,她要在最后的时刻遵循自己的心;如果仙碑赋的秘密真的永远无法解开,她要为自己活一回;如果这辈子注定和这个男子纠缠不清,那么她为什么不先感受这份爱念。

      云中书把流殇抱得更紧,让自己颠倒众生的脸贴在流殇的脸上,这一刻有的不仅是冰冷,还有一丝丝的温暖,蔓延开来,侵润她的心,也许这种感觉叫做——情。

      此时,万千妖灵已经把两人团团围住,确切的说,她们紧紧的和流殇贴在了一起。云中书知道,自己有广袖流尾裙,妖灵不能吸其精血,轮回转生,但是他就不同了,只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他已经死了。

      妖灵一个个的附在了流殇的身上,之后便化作残烟,消散在这个世界,万千妖灵一一如此,似乎她们并没有吸取流殇的精血,反倒释放精血一般。

      《上古天书》有云:万灵血珀能吸取万物精血。也许是这个缘故吧。

      云中书突然一愣,感觉自己的胸膛之处出现点点的温暖,看向怀里的他,只见那苍白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润,带着一股股生气。

      是谁在呼唤流殇的名字?是她们,是妖灵。妖灵带着无尽的怨念,执着于尘世间,而万灵血珀的怨念之气不知强上妖灵多少倍,也许是受到它的感染,这些妖灵甘愿放弃千百年来收集的精气,送给这世间怨念最重的人,让执着了千百年的心,真正的得到释然。

      看着流殇的脸,一股说不出的喜悦之情涌上了她的心头,难道在这生死边缘,走了回来么。

      千百年间,曾有一个古老相传的问题:你若是长久沉眠方才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想见到的人,会是谁?

      谁也不知道流殇竟然也面对了这个看似无聊的问题,而此刻,映在他眼眸之中的,是在层层紫色光芒之中,云中书关切的眼神。

      那是在黑暗中,唯一的温暖!那是十六年来,流殇最幸福的时刻。

      一双泛着淡红色光彩的眼睛和一双如星辰般明亮有神的眸子相对许久,一直难以逃脱的情感游荡在两人之间。

      黑暗中,寒渊下,紧紧相拥的两人让这个阴暗的地方充斥的暧昧和旖旎风光。

      流殇的身体充满了温暖,是万千妖灵的精气所致,还是少女的身体的温暖袭来,这种感觉太美了,美得让流殇永远不想离开她的怀抱。

      “你醒了?”终是云中书先说道。

      “不,我在做梦,做一个美丽的梦。”流殇淡淡的说道,但是他眼里的百般柔情,早已经出卖了他。

      云中书终于发现两人的姿势不妥,连忙抽出那双如玉凝脂般的手,想要和流殇分开;只是一双修长温暖的手紧紧搂着她的腰,那张不是十分俊俏的脸贴在她的胸前。

      “我就要死了,能不能让我在梦中不要醒来。”

      云中书聪明绝顶,翩翩相信了他的话。

      “几年前,我问你为什么要追寻仙碑赋,你说,你我没这个交情,现在我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在我死前,能不能告诉我?”流殇打算好了,好不容易下决心撒一次慌,一定要赚得多一些。

      她有些犹豫,但还是说道:“我来自极寒之地,冰灵族。”

      流殇博览全书,他知道有这样一个古老神秘的种族,只是太遥远了,他不知道它更为具体的事情。

      那是一段痛苦的回忆。“冰灵族的族长是我爷爷,我是冰灵族的圣女,但是我却被族人赶了出来,这一切都因为我的父亲。”

      “别人都说我的天赋极高,说我是天之娇女,但是和我父亲比起来,不值得一提,他修行百年,便达到了天源九转层次,在我族人中,无人能及,在这四海八荒之中,也是屈指可数。”

      听到这里,流殇真是阵阵的惊讶,天源九转是什么概念,曾经的武神也不过如此。

      “但是,他为了追寻仙碑赋的传说,离开了冰灵族,那时候母亲刚刚怀了我,那时候母亲看着父亲的背影说的一句话:我会让孩子出生后,第一眼看见你。”说到这里,云中书的眼神变得哀伤起来。

      流殇没有说话,她不想打扰这一刻的少女。

      “但是,我的父亲走了一百年。整整一百年,一百年没有回来,我的母亲等了一百年,我在母亲的肚子里整整一百年。”她的变得有些激动。

      一百年没有出生?流殇的心里发出疑问,但是他不能问,这个时候在少女的心灵的上撒盐,那是多么的无耻啊。

      云中书似乎知道流殇的疑问,接着说道:“冰灵族圣法,我被冰封在母亲的身体里一百年,而这一百年,耗尽了母亲所有的修为,直到她死的时候,都没有等来那个男人。”

      “终于有一天,母亲熬不住了,终于生下了我,可是不到十年的时间,母亲走了。我永远忘不了母亲走的那一天,她的眼神里是彻骨的绝望,等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云中书的眸子里流下了眼泪。

      “但是,她没有恨,她最后跟我说,不要恨你的父亲,他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如果有来生,我还愿意做他的妻子。”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父亲抛弃了她,也抛弃了我,母亲为什么还是爱着他,还要为他辩解,于是我要寻找仙碑赋,我要看看父亲为什么这么做,有什么值得他这么做。”泪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衣袂,广袖流尾裙,不入水火,却挡不住这伤心的泪。

      流殇从她的怀里出来,反过来把她抱住,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说道:“你为什么被族人赶了出来,你的爷爷难道不管么。”

      “不要这么说我爷爷,他有苦衷的,因为我父亲追寻仙碑赋的秘密,天降横祸,冰灵族没有白日,有的只有冰冷的冰雪和漫长的黑夜,族人说是因为我还活着,对我父亲的惩罚还不够,所以要处死我,是爷爷把我送走的,保住了我的命。”云中书依偎在流殇怀抱,这些年来她终于有一个臂膀可以依靠。

      流殇知道,云中书并不是真正的恨她的父亲,她寻找仙碑赋,更是希望寻找父亲的死因,但是流殇没有说破,要给她留下一点恨,填抹她的痛,他的伤。

      仙碑一赋,天下无仙,这其中的秘密,又有谁知道?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