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16章   清涵.游玩(上)

    第16章   清涵.游玩(上)

    作者:    

      一切都回到了平静,人们总是会幻想着轰轰烈烈,到头来才发觉平平淡淡才是真。

      清涵和翊泽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校园,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却无法拥抱彼此。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在图书馆学习,一个人在操场跑步,一个人......时常也会在逢年过节,季节变迁之际,发条信息,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也会感觉到幸福不已。

      翊泽渐渐开始喜欢上这一个人的生活,逐渐体会到人生最高的享受是寂寞。

      夜里难以入睡,用什么可以麻醉,情绪太多,怎堪面对,不是不要你陪,有些事你无法体会,卸下了防备,孤独跟随......单曲循环了一遍又一遍,心中寂寞的火焰越来越高,整个人被寂寞围绕。

      我在好好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寂寞,很多人都还在与寂寞抗争,或者干脆屈服寂寞,选择堕落。而我独享这寂寞。请原谅我的这一点私心,把欢乐都可以给你们,只留寂寞给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寂寞,或许只有在寂寞之中才可以安定我不安的心,才能最真实的感受自己的存在。

      如果寂寞你经受不起,你将注定无路可去!我告诉自己,想做一个好男人,就必须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然而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不听话的好孩子,不喜欢孤独,却又害怕和别人相处,只因天总会黑,人总要离别,同行皆伴,但无法携手共肩。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都有自己的生活,哪敢奢求同路!寂寞黑夜只剩我一个人,孤独作伴,却也能涉足古人对影成三人的快感。熄灭激情燃烧的火焰,享受那醉人的孤独。不羁放纵爱自由的心,唯有在孤独的源泉中才能孕育出一种潇洒。

      早已厌倦了大学生活里所谓的爱情,虽然我没有经历真正的爱情,没有资格批评世人的取向。可是我有权利说出自己内心所想,请看清楚,我不是对爱情有偏见,而是对大学里所谓的爱情表示不满,放眼望去,多少情侣,搂搂抱抱,看似甜蜜,实则麻醉。我有好多朋友曾经是那么厉害,那么有能力,经历那么多困难挫折都未曾让他们低头,可是一个女人却能让他们活的跟狗一样﹐多么可悲,多么痛的领悟。可是如果这些朋友能够耐得住寂寞,不去谈恋爱,又该是怎样的潇洒呢!

      不仅是爱情,人们在以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方式驱散着寂寞,总而言之,寂寞似乎就是不好的东西,可是不得不说,人生最高的品质是慎独,而慎独只有在寂寞里才能更好地阐释!这篇文章我并不是想跟大家说明什么,我自己也做得很不好,有很多坎过不去,达不到那种境界,还是在追求很肤浅的快乐!可我内心似乎又有什么在羁绊着我,上次一个女生跟我告白,我当时不知为什么会莫名感到厌恶。现在年轻人说爱太随便了。要接受一份爱情,就得有勇气放弃那如天使般的自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当时不知道诗人所谓的自由,现在也依然不理解,这自由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人抛弃生命与爱情这都能被命名为最重要的。

      可是我明白,这自由与孤独寂寞脱不了关系,孤独寂寞就是最大的自由,然而自由是有代价的,那就得耐得住别人所无法忍受的寂寞。人们总在想方设法的摆脱寂寞,让自己处于狂欢之中,可是狂欢过后,留下了什么,只是无尽的寂寞的失落。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一个人狂欢,舞得才更加精彩!只是也不免结局落幕后的失落与不安。

      这也正是翊泽与寂寞人生的博弈,波澜不惊。

      时间很快就在这种真切而又平淡的生活中从我们指缝溜走,很快就迎来了大二的暑假。

      清涵暑假要去黄冈跟同学一块实习一个月。翊泽原本也是准备在暑假在南京跟朋友一块去实习,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去成。又刚好爷爷生病住院,翊泽回家照顾生病的爷爷,在医院做了十几天的陪护,在医院做陪护的工作其实蛮轻松,就那么早中晚时间事情比较多,上午下午晚上都是空闲的,但是人也不好离开太久,翊泽也不能出去,百无聊赖的翊泽就会看看书,在QQ上和朋友聊聊天。刚好清涵的实习工作特别轻松,按她的说法就是一天到晚坐在办公室上网玩,她们几个女孩子晚上就会到黄冈附近到处走走,周末出去玩。时常会拍一些风景的照片发在QQ空间里,翊泽很喜欢听清涵讲述她们在黄冈的经历,听她讲述浪漫而悲情的遗爱湖的故事。翊泽认真地听着清涵讲述的每一件事,仿佛感同身受。

      翊泽后来去姨妈家跟姨弟玩了一个星期,恰逢那段时间姨弟失恋了,失恋女友是他高中三年相恋的女孩。翊泽跟姨弟是在一个高中,见证着他们的相遇相知相恋,虽然翊泽很不看好早恋,但是却也认可了他们,后来高中毕业了,女孩考的蛮好,姨弟考的不好,但是也追去女孩报考的城市,后来的事情翊泽也不太清楚,姨弟也不说,不说翊泽也就不问。知道这次见面他才说不久前失恋了。

      他的悲伤难以承载,化为一句怨言,“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翊泽有些许不解,现在的孩子怎么都有一种看破红尘的感觉,翊泽问,“之前不是说爱情恒久远,此生永不变嘛,怎么现在就不相信爱情了呢?”姨弟望了翊泽两眼,连声哥都不叫,“翊泽,你知不知道,他妈的四年的爱情,到头来换来了什么?那个贱女人,看到了高富帅追她就把我的好全忘记了。妈的,四年啊,比不上人家一两个星期。”

      翊泽嘲讽他,“哎呀,淡定啦,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我倒还要祝你分手快乐呢,哈哈。”姨弟瞥了他一眼,“你有沐清涵那样的好女孩,你当然好了,就会说风凉话。别理我,让我静会。”姨弟还是在不断地抱怨,反倒是翊泽沉默了。这个时候翊泽才又回过神来,原来,大家还以为清涵跟翊泽是情侣关系……

      后来翊泽回家了,准备在家待几十天直到开学再去南京。

      焦安思有一天在联系翊泽问他23号在不在南京,原来小班和她姐姐想去南京玩,然后转去苏州玩,问在南京玩的时候翊泽在不在,看能不能当导游啥的。

      翊泽刚好在家比较无聊,就决定提前去接待小班她们。

      后来清涵实习结束了,在黄冈这段时间感触颇多,突然喜欢上了去不同的城市,看不同的风景,遇见不同的人,感受不同的人生。而且翊泽也多次邀请清涵来南京玩,清涵决定开学前来南京玩。翊泽很激动,而且小班她们也要来,刚好她们就商量着一起来玩,翊泽好高兴,他太久没见到大家了。

      在她们来之前又有两个高中男同学要去学校,顺道来南京玩,于是翊泽就跟他们一起16号就去了南京,但是同学因为时间安排,只能在南京玩一天,于是他们那一天去了好多地方,南京一日游完那些比较有名的地方,翊泽好久没出来了,南京很多地方的路线记得不太清了,期间有些地方还带错了路,翊泽感觉挺不好意思的,不过就权当是小班她们来之前的预热吧,要不然到时候在女生面前带错路可不好意思啦。

      翊泽又好好研究了一下南京的景点,规划了几条合理路线。

      清涵跟翊泽说要带弟弟一起来,弟弟马上就初三了,清涵总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或许清涵真是总拿自己的标准来对待弟弟吧,她跟翊泽说想把弟弟培养成她所喜欢的那种男生的样子,让翊泽也帮帮忙。

      翊泽对清涵弟弟的记忆还停留在高中,那时候只感觉她弟弟是一个很叛逆的孩子,而且似乎有些羞涩而表现的不太友好,清涵妈妈和弟弟来看望清涵,翊泽当时碰到了他们,跟阿姨问好,友好地摸了一下弟弟的头,结果那小毛孩很叛逆地把翊泽的手推开,当然翊泽不会在意这些,反倒觉得这小孩蛮有个性。在QQ上他俩聊天,发觉清涵弟弟现在改变好大,变得更加懂事了,用清涵的话说就是,“女孩懂事早,而男孩懂事是在一夜之间。”

      翊泽蛮喜欢他的,也把他当弟弟一样爱护。

      22号的时候清涵临时跟翊泽说她一个住在昆山的堂姐要一起来南京玩。翊泽觉得多一个人也热闹哇。

      23号那天,翊泽早早整理好,在专门问清涵她们有没有出发,在翊泽眼里,清涵总有一些大条的感觉,当然啦,清涵实则特别聪明,特别有心,是一个充满灵性的女孩,只是时常表现傻傻的感觉,但是她要做成什么事,认真起来就一定可以的。

      因为去的比较早,翊泽就找好她们那趟车的出站口,远远地望着,列车正点到达,茫茫人海里藏满了思念,就在人群的最后,他们四个人并肩走出来,翊泽老远就看到他们了,但是没有立马跟他们打招呼,而是绕在他们后面,在小班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他的时候,翊泽冷不防,“嗨,好久不见啊,各位。”四个人齐回头,微笑着,小班笑着说,“哈哈,好久不见啊,你还是那么调皮。”翊泽哈哈哈笑着。清涵望着翊泽,笑而不语,翊泽点头示意。

      刚好他们的另一个高中同学陈玉文也在南京上学,暑假也就在南京这边实习没回去,玉文是清涵闺蜜,知道清涵要来也是很高兴的,因为翊泽要再去南京南站接清涵的姐姐,于是就让玉文先带着他们去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翊泽就去接清涵姐姐,完后再见。

      翊泽昨晚已经跟清涵姐姐聊过,她姐姐叫沐睿芳,是清涵堂姐,她俩也好久没见了。

      两个人约好在车站附近的麦当劳见面。翊泽去找她,一眼就认出那个趴在台子上睡觉的女孩是沐睿芳。一脸倦容的模样,翊泽上前打招呼问是不是沐睿芳,她点完头然后立马拿着包就要跟翊泽一起走。

      睿芳和翊泽一起去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去,原本跟小班他们约好一起在那边相遇。

      翊泽告诉睿芳因为时间原因他们没办法一点点的看,所以就由来过多次的翊泽来为她讲解,因为睿芳是第一次来看,内心难免会感受到很压抑。翊泽于是就时常安抚她,睿芳渐渐被这个热情的阳光男孩所吸引。

      结束后在地铁站和小班他们相遇了,他们聊了一会,陈玉文要回学校去,而清涵他们晚上是去翊泽学校附近的酒店住,于是就分别了,今天也累了,找到住的地方后小班和她姐就泡脚,翊泽和清涵他们一起去吃饭,完后给小班他们带了鸭血粉丝汤,她们都对儒雅有心的翊泽感到一种绅士的感觉。

      诚然,翊泽一直都是以暖男据称,也一直想做一个给大家带来温暖的阳光男孩。

      清涵晚上跟她堂姐一起睡,于是清涵弟弟就跟翊泽一起回他寝室睡。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