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23章   双生 (二)

    第23章   双生 (二)

    作者:    

      单凭这声音他辨得出是紫英,侧目一瞧果见他笼着一团仙气慢悠悠地拖着紫金拂尘点立在大殿中央见着他仿佛有些难掩的动容,微微道:“十万余载了,赤衍,你到底还是回来了!”

      这一句牵动起赤衍内心温柔的神经,原以为这十万年,除了自己眷出的一众生灵,大抵不会有谁会念着他,可如今看来自小到大的情谊依旧难能可贵,对面的这位老友竟也是盼着他回来的!他攥紧了手正色道:“原是紫英真君!本座方才归元,却不想能惊动起尊神前来关照,实在担待不起!”

      紫英闻言笑了笑道:“原本老朽不过是因与少君主有过一面之缘,近来得知他今日要大婚故而前来庆贺,不想刚至诸夭境内便得见故友归元,实在幸哉乐哉!”

      赤衍应身在座上坐下,并示意给紫英看座,一边若无其事地自顾整理衣衫,一边推敲他此番来魔域的目的自然远不及贺喜这么单纯,但他为人一向中正大抵也不会随意应承了天族什么而至此生非,或许是为覃兮而来?

      见他眉头深锁,似有所思,紫英坦言道:“此番前来,却也为探探兮丫头,不知这孩子现下在何处?”

      “劳神君费心!我尊上已闭关进修多日,今日恐怕您是探不得了,若神君果还想给我儿喜事添贺,那请赏步至礼堂!”

      “闭关?”

      赤衍道:“相信神君今日于九重天际也感应得出伏羲琴音了吧?”

      紫英惊起道:“果然如此,既是她从浑天海里将你渡回来的,那她自己是不是也该苏醒了?”

      赤衍转身早已不打算回他,紫英憋得脸色发青,正欲再问的时候,隔空筝筝的一曲凌江,声声拨尽江波绿浓,透过幽兰的细雾,只见白光泛泛的伏羲琴上纤纤玉指拨弄十三根皎洁的玉弦,抚琴之人胸前散落着几绺长发和着她一身青丝织就的双蝶绣罗裙翩翩飘扬,额间灿若烟霞的紫藤熠熠生辉,低垂的眉眼若春山远黛,面容隔着层紫砂也瞧得出不屑朱红粉黛,仍透着闲适淡春的清雅,她双唇微启挑满嬉笑,宛若初春绵绵群山中的一抹嫣绿,他呆立在原地口中只呢喃着两个字:“千青,千青……”

      伏羲琴古有十四琴式:仲尼式、伏羲式、列子式、连珠式、灵机式、落霞式、伶官式、蕉叶式、神农式、响泉式、凤势式、师旷式、亚额式、鹤鸣秋月式。其中最著名的九霄环佩即伏羲式,一如眼前千青所奏之式,隔着淡薄的云雾,只见她青袖素手轻盈地携着玉琴,飘飘渺渺间娉婷立的清尊素影渐渐清晰,耳边传来清凌的声音道:“紫英,多年不见!”

      是啊,瞬间一别即是十万年,多少回魂梦迁扰让他放不下旧事的年少时光,如今这样的相逢让他觉得太过梦幻,此刻竟不敢答应她生怕一声回了过去眼前的一切就如梦一般碎了……

      “紫英,你今日前来莫不是于赤衍叙旧的?”千青轻身落地走近紫英跟前垂首问他。

      紫英方才将悬着的心放下,微微摇头。

      “既如此,便是来贺喜的!”转身又向一脸惊呆的赤衍道:“赤衍,你我之间旧怨情仇今日就此勾销,当日你不惜性命散闯入唳阵之中救回我几缕魂魄又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破开魂元为我补魂,如今我以伏羲琴召回你我当日沉入浑天海内的灵识各人得以聚齐三魂九魄重归六合,我自是感激你的深情厚谊,但自问不也不亏欠你,如若你十万年前不曾引动丝毫邪念就不会让人乘机在积渊河畔立起那噬魂阵法,残害众多无辜生灵,如今这八荒间怕也不是这个光景!”

      “时至今日,你还在怪我?”

      “算来你我也是上古神祗,许多事情只要稍稍纵念就会万劫不复,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想想当初因为你的妄念害得你这诸夭境内一片生灵涂太!”

      紫英见他们争执不下又不大明白其中缘由在一旁打断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千青叹了口气道摇摇头道:“一言难尽,但都过去了!”

      却不知此时赤衍早已铁了脸,双拳紧握指骨切得分明且咯吱作响……

      “千青,上古界十万年前已被你抵死封锁,如今你有何打算?”

      “十万年前的余孽尚未剿除,为了八荒安定,必然是要将此人揪出来,还众人真相!”

      紫英不解问道:“你二人究竟再说些什么?是否当年事后还藏着什么惊天密谋吗?”

      还未及答案却早已被千青使了捆仙索将捆住,眼见她面露难色道:“紫英,此事牵涉重大,但却与你无关,你很早便知我与赤衍会苏醒,事实与你太过不利,现下我先将你绑了,你就当是闭关养神吧,待一切无忧,我自会同你解释!”语毕又拿了封神印将紫英牢牢封了进去。

      可恰恰不巧的是,这一幕刚巧被斯羽断后看到,情急之下他抵出昆吾向千青刺来,上古神剑的剑气凛冽异常,千青自是感觉背后的森然,故而抛出古琴以落霞式相抵过去,这一式抵的相当巧妙,昆吾也并未讨到好处跌跌撞撞被斯羽收回手里,两大上古法器斗法是万儿八千年才能有幸看一遭的因此魔族圣殿内各个卯足了精神头眼睛直勾勾顶着悬顶。

      “你是何人?为何会得伏羲琴?又为何要封了紫英?”

      眼前的男子英眉幽目,疏淡的眼神如年华暗转的寒风一般刺透她的胸口,余弦骤然声断,她这一刺自然只因为当初心口承过一剑昆吾,如今剑气凌烈还隐约感觉到疼痛!

      这么多年行云旧事早就随风消散,更因当年她拼尽修为亲自封印了与斯羽的旷世情缘,使得二人将对方十万年前之纠葛忘得一干二净所谓上神者大凡都这种旁人求也求不得的本事,大约这样才不会让他们太过沉溺于儿女情长,只要心想便可将情丝斩尽断他个彻彻底底,从而才能更加关乎万千生灵!自然千青此刻销凝心间的暗殇更多的还是为了心间的柏寒……

      她漠漠转身浅笑,青衣和风飘扬,面笼的轻纱若尘,哼道:“今日这股春风果然吹得起劲,居然把斯羽神君的尊驾也给引过来了!”

      斯羽一怔脑际中忽而闪过一抹相似的青衣倩影,凝色道:“大约你便是魔域内新添的那位魔尊么?”

      千青几乎快忘却了自己这个身份,但回头想想上古界尘封十万载,世人早不记得什么九鳍神女,如今魔尊这个称号倒也用得,于是支声笑道:“哈哈哈!这个称谓倒也不错!”

      “既如此,还劳烦阁下启开紫英的封神印!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哦?今日也倒想看看你这昆吾到底有多大能耐?可否还能伤到我分毫?”

      魔族众人都料想这两位尊神顷刻间必然开打,于是都自觉地往后堂退出去,可眼睛都紧紧盯着殿前不放!

      眼看二人已于殿堂上空摆开阵来,亟待振出法器便可开打!

      众人梗着的脖子再次往上提了提……

      千青冷眼扫视了一下座上的赤衍,见他依旧端着一派尊威无比的架子,若无其事的端着茶,嘴角噙满笑意,心里不大舒服,于是抬眼向斯羽道:“神君不觉得在这殿里打有点说不过去吗?”

      斯羽俯首看了看这堂间,点头笑道:“的确说不过去,一来,这是人家魔族料理朝务的地方,二来,这里确实不太伸得开手脚,三嘛,若是一招不慎伤及无辜也不大好……”

      于是二人会意地互相拱拱手,瞬间化作变作两道闪电,嗖嗖两下不见了踪迹……

      天边红霞升起,淡云浅收,一派喜气洋洋!众人感惜错过了一场好戏!

      积渊河位于六界交汇处,河水月月年年顺着天河银河慢慢地被引入三千凡尘,想来平舒静谧,可今日却纷扰的厉害,一层一层跌浪拍向岸边,晃得岸边那朱千年丹桂树,纷纷坠叶,飘香四砌惊得树上栖息的雀鸦疯鸣肆起……

      倏尔,两道光影电掣,现出形来:一个是玉面清风的冷峻战神,一个清锁纤立的远古神女……

      “这里是积渊河?!”

      “不错!既然阁下能认出这河,又能使得伏羲琴,想来必然也是位了不起的上古神祗!只怪斯羽浅识,一时间竟想不起阁下究竟是哪位?!”

      “呵呵!大约这世间不会有人记着我这个神祗!倒是这积渊河大抵还有沉淀了些上古的灵气还能汲出我身上星点儿的气息,知道我回来了有些沉不住气!”说罢,她伸出右手拈出一些灵气来轻轻抚了抚河面,方才不安分的积渊河即刻便如题沉睡般的婴孩儿一般!

      看着她使出的这一贯动作,斯羽早已辩出承的应该也是父神之教,可记忆中却不记得有过这样一个同门,再者这几万年来也没见天闵和紫英收过什么高徒,退一步说如果真和他们有关,那这女子倒也不至于会收了紫英封了他的神印!于是心念一沉又想,她既是魔尊有可能是师承赤衍,可赤衍灰飞烟灭十万年之久,就算新近收的徒弟也不至于徒手就能收了紫英去,思索久久而不得解……

      “你可想到我是谁了?”

      “不曾!”

      “无妨!你也是上古的尊贵战神,这么多年来经历的浩劫大战恐怕多的数不过来,偶尔损点神元,记不起同僚自然是有的,况且这世间早已沧海桑田,这天上地下万千生灵早就被那天族洗净了脑子,约摸除了魔域内!知我者依然甚少了!既你不知,故而无罪,也不算不得妄上,你可还要同我比试?”

      “自然!”

      于是双方在河畔上空再次摆开阵来,各次提出法器开战,流光电水间,剑气肆起,斯羽大惊忽而震住昆吾,眼前这位自称是上神的女子竟没有振出独家的法器,而是抵出了一把最为普通不过的剑来,可那剑他却再熟悉不过,似乎就连昆吾也感应到了那上面熟悉的剑气……

      “神君为何突然收手?是觉得我这把剑够不上昆吾的威名?”千青抬眼见昆吾在半空朝着自己的剑飘飘点点,吃吃笑道:“是了!这昆吾自觉我这小剑辱没了它的威名!”

      “阁下误会了!是昆吾探出了这把剑上凝着十分相熟的剑气,请问阁下这把剑从何而来?”

      千青心里一惊,原本自己只想以剑抵剑,却没想欠了思索竟然漏了马脚,这把剑实则是自己身为覃兮时,斯羽赐她防身的,于是只能搪塞道:“此剑乃无意中所得!”

      斯羽拱手解释道:“实不相瞒!此剑乃是我赐给家中一个孩子防身所用,数月前,因些误会,这孩子背气离家出走,我甚为担心她的安危,今日频频探得她的气息游走在诸夭域内,故而今日才会寻到魔域去打探,不知阁下可曾见过持此剑的孩子?”

      千青听得他将过往的种种轻描淡写成一句误会,将深仇大恨轻解为背气,陡然气性便上来了,加之念及柏寒当日惨死的状况更而不能忍,举起剑就往斯羽刺了过去,口中哼道:“你如今倒想起来管那孩子的死活了?”

      斯羽一听怕覃兮柄在她手上一时间不敢还手,只身躲了去,谁知对方不饶剑锋密密化作细雨一般麻麻拍打过来,嘴里还嚷嚷道:“你若能打赢我,我便告诉你!”

      闻言斯羽毫有些恼了,随即释放昆吾,凛冽的剑气不停地敲打对方布下的密密剑障发出震天的响声,最终寻这剑障下的一个陋隙打开了一个缺口,昆吾毫不犹豫即可便了对法的喉咙!

      千青仰天大笑道:“果然是战神,剑气诡异,又快有准!”

      “还请阁下遵守承诺!”斯羽依旧拱手向请。

      “你找的人怕再也找不到了?”千青眼中蓄满挑衅。

      “莫不是你把她杀了?”

      “已经被我剥了皮抽了筋!你可满意了?”

      千青话音刚落脖间的昆吾端起满满的杀气直直朝她看了下来,幸而她侧身闪得快,只是面纱被轻轻带落,右处肩臂被划了一下,衣袖滑落大半,肩上的紫藤花跃跃而现……

      斯羽呆滞,盯着那串紫藤,这紫藤分明是当日覃兮服了凝神草由臂间幻化出来的,因为太过耀眼当时他留意过,抬眼在哪女子的脸更加错愕,这面容分明就是那画中女子,在看她手中的剑他似乎陡然明白了一切有些气急败坏,微微抬手指着对面的女子,轻声斥道:“小兮!你为何要化成这般模样?”

      如花的颜容展了展嗤笑道:“君上既然这般好眼力,为何看不出自己夫人的脸也是幻化的倒确然就断定我这脸就不是我自己的?”

      杳杳相对的神君眸色顿时黯然,默默垂首轻轻往她身边走来,表情淡淡地悠悠道:“我知道妤宁修了凝容术!”

      千青慌神,盈盈伫立原地,无言却有泪,不晓得他说这话是不是承认了当初冤枉了自己!

      天际边云才轻轻飞荡,河畔尽头的日光渐渐黯淡,满目烟波缓缓笼来,天河内远近萧索,冉冉飞下九洲,千万里间凝固冷冷的清秋……

    作者大大的话:

    半年了,坑了这么久继续填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