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4章   穷凶恶极的老鼠

    第4章   穷凶恶极的老鼠

    作者:    

      我向身后的树林看去,除了树木,别无一物。

      “妈的……”我只觉着浑身冰凉,大白天见鬼了不成?

      这一年冬天没有下雪,空气十分的干燥,寒风吹到脸上,如刀割般的疼。我曾无数次的咒骂过这南方的无雪的天气,今天我却感谢起它来,幸亏没有雪的掩护,当我察觉到不对劲时,还不算晚。

      风吹来一片落叶,轻盈的落到我的脚下,我鬼使神差的往地面一瞧,只见原本平整干裂的土地现在却鼓起了一条条裂缝,就像是……有无数只鼹鼠再挖地道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四面八方把我们包围起来。

      亏了过去几年的盗墓经验,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妈的,这些人打算从地下偷袭?难怪见不得他们的身影。

      “小心!是遁地术……”二瘦的话音未落,只见我眼前一阵烟尘迷蒙,一个黑影像利剑一般从地底钻出,二瘦闷哼一声,捂住肩膀倒在了地上。

      “二哥!”三胖大吼一声,从马车上拽下一把铁锤,发狂一般咆哮着使出浑身力气对着那个人的脑袋挥去。“小心!”我眼看着三胖身边的地底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就往地下拖。三胖一个措不及防就被绊倒在地,锤子直直的飞了出去,砸在树干上,震落无数的尘埃。“三胖!”我想要立马赶过去,突然,我眼前冷不丁的窜出个黑衣人,把前路挡了个严实,我没多想,对准他的脸,直接一拳捣过去,我的武功不及二瘦,速度确是我们兄弟中最快的,对于这一拳,我有十分的把握可以打在他的脸上。

      可是令我最意想不到的事却发生了,黑衣人连躲都懒得躲一下,轻轻地伸出右手,稳稳地接住了我的拳头,手腕轻轻一拧,我只觉着一阵天旋地转,身子就不受控制的翻倒下去了,脸朝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可恶……”我摔得七荤八素,眼前一片漆黑。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人?我连碰他一下都做不到,更别提打过他了。

      摇晃着站起身,身旁传来三胖愤怒的吼声,我瞥到三胖的下半身都被拖进洞里了,只剩下双手死死地扒住洞口边缘不放,眼球暴突,快要坚持不住了!

      我急得双眼赤红,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尽全身力气向黑衣人撞去。与此同时,大壮大叫一声扑过来,死死地抱住黑衣人的腿。黑衣人显然没料到我们的进攻会这么猛烈,一个不留神就被我撞翻在地上。他闷哼一声,翻身把我压到了身下。

      “该死……”我骂道,只觉着眼前的人力大惊人,我在他面前就像个娘们儿似的,只剩下又掐又打的份儿。随着这人的手掌缓缓向下移到我的喉咙,我的双眼开始翻白。

      “他妈的……”我拼了命地去掰他的手,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儿儿啊:老子今天就要死在这个王八羔子的手下了么?不甘心啊……

      周围的景象渐渐开始模糊,突然,轻轻一阵风吹过,头顶上的树杈分开了,一缕阳光照到了我的脸上,使我不得不眯起眼睛。就在这时,我感到眼前人的手上力道忽然减轻了不少,我连忙一脚把他踢开,摆脱了控制退到一边,使劲的咳嗽着,一面警惕的看着他的动作。

      这是怎么了?

      我感到疑惑,他明明可以杀了我的,莫不是抽筋了?

      我看向黑衣人的脸,他的脸大部分被同样的黑色布料蒙住了,只留下一双眼睛,而此刻他的眼睛里写满了一种我十分熟悉的情绪。该怎么形容?打个比方吧,如果把三胖绑架到某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十年,等他再回来时,我看他就是这种眼神。

      我使劲摇了摇头,把不必要的想法晃出脑袋。一定是我想多了。

      忽闻林中一声清脆的口哨声,黑衣人们像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隐入到黑暗中。我面前的黑衣人也给我留下了一奇怪的眼神后,飞身跳上一旁的松树枝上,转眼不见了踪影。

      “靠!这是咋了?”三胖显然还没回过神来:“窜这么快,到饭点了?”

      “闭嘴,你当他们都是你?”二瘦皱着眉使劲的把三胖拖上来:“快上来,靠……你是不是又重了啊。”

      “过年就是补油水的节日。”三胖一点也不觉着害臊,说得那叫一个振振有词。

      我咳嗽几声,吐出来几口唾沫:“你们都没事吧。”大壮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嘟囔几声:“没事……”他的脑袋被打破了,鲜血一直流个不停,我吓了一跳,连忙撕下一布条帮他扎上:“你这叫没事?非得缺胳膊断腿才叫有事么?”大壮嘿嘿一笑:“我耐打……”耐打也不能这个打法……

      我皱了皱眉。相比起大壮,我们兄弟仨的情况显然好很多,受伤最重的三胖也不过磕掉一个门牙而已。

      “缺牙巴,啃西瓜。”看着缺个门牙的胖子,我情不自禁的嘴欠了,结果三胖又要冲上来揍我。

      “别闹!”二瘦不耐烦了:“没事就赶路吧,我可不想一不留神死在这里……”

      “靠……”三胖无语,又不好发作,只得掐着串念珠,口里不停地念叨着:“大吉大利,大吉大利……”

      我冷哼一声:迷信……

      转头却又觉着少了什么。忽然,我打了个寒战。

      “二哥……”我的冷汗情不自禁的冒了出来:“花音呢?”

      该死……刚刚光顾着打架,怎么把儿子给忘了啊。我后悔不已,大声喊道:“花音!”没有人回答,就好像森林把一切都吞进去了一样,四周是一片不自然的漆黑,偶尔一声鸦啼,让我倍感阴森。

      “花音!”我真的急了:“他到哪儿去了?”

      “花音!”我大吼。

      “花音呢!”我一把拉住大壮的袖子:“大哥,当时你离花音最近,他到哪里去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大壮也显得有些无措,求救般的看向二瘦。

      “苏乞,你冷静点。”二瘦脸色阴沉下来,刚要开口,身边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怎么了么?”我猛地回头,花音正迷迷糊糊的从车上爬起来,摘去头上的一片叶子,看着我的脸色不对劲,也是吓了一跳:“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花……”我就差喜极而泣,伸手就像把花音揽到怀里好好蹂躏一番,却被二瘦拦住了。

      “你刚才去哪里了?”二瘦警惕地问道。

      怎么?

      我疑惑地看向二瘦,这语气,像是审讯一般,我都有点听不下去,更别提花音。

      果然,花音的小脸一沉,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我被打昏了。”花音出乎意料的配合下来,把头别到一边,有些不自然的说。

      “有个人想要把我制服,我就反抗起来。大概是扭打之中吧,我就被打昏了,醒来就听见义父在叫我。”说着,他伸出形状优美的右手,白生生的手心里躺着一块铜牌:“诺……这是刚才我从偷袭我的人身上摘下的。”我接过铜牌,看了一眼二瘦。

      二瘦的眼中晦暗不明,我搞不懂他的想法。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好在二瘦也再没为难花音,他指指我手中的铜牌:“给我看看……”我乖乖地把牌子递了上去。

      铜牌颠着还挺沉,看样是真货。

      我腹诽道。

      正面刻着两个大字,笔画十分的奇怪。二瘦轻轻抚摸着刻痕,若有所思。

      “小乞……”他招呼道:“你过来看看,这字你见过么?”

      “开玩笑,二哥。”我无语,“咱俩经验谁多啊?你都不认识我还能认识么?”二瘦的目光转向三胖,三胖摇摇头。

      “看这笔划,倒挺像小篆。”大壮嘀咕道。

      “但是他不可能是小篆。”二瘦斩钉决铁的说道:“我认得小篆。怎么可能出现了还不认识?这写的潦草得很,是草书么?”

      “三胖用脚写的书?”我随口答道。

      二瘦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我低估二瘦对书法的痴迷程度了。

      研究半天也没研究个所以然,眼看着二瘦就要爆发,三胖识相地连忙把铜牌翻了个个儿。

      待看清反面的内容后,我再也控制不住,轻声骂了一句:“我靠……”连平时最冷静的二瘦脸上也隐隐出现了吃惊的神色。

      铜牌反面其实只有一副图案——一副老鼠的图案。

      却见被磨得发亮的牌面上,一只咬住自己尾巴的缺耳老鼠被栩栩如生的刻在了上面,身体与尾巴形成了环形,最引人注目的却不是老鼠的动作,却是老鼠的眼睛。

      俗言道: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不管什么样的老鼠,几乎都被赋予了狡猾的盗贼的角色,按常理,老鼠的眼睛更应体现出贼眉鼠眼的不耻之相。眼前这只老鼠却不然。

      这只老鼠很凶,是一般人的第一印象。

      还不是普通的凶。

      我不禁感叹雕出这幅图案的工匠的手艺的高超。就像是把世间所有的怨气都集中到了眼上一般,老鼠的眼睛恶毒的让人心寒。

      “靠啊……”三胖吞了口口水,干笑:“好家伙……是不是以为咱们是把他耳朵扯下来的坏蛋了,这眼神……啧啧……比怨妇还怨妇。”我们都被这老鼠的眼神弄得十分不舒服,也就没人去理胖子,三胖闹了个无趣,乖乖的闭上了嘴。

      二瘦发出一声冷笑,冷冷的看向花音:“看来,我们是惹上了一群神秘的会挖洞的凶残老鼠了……没被杀掉还真是幸运。”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