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9章   猫惑·吃醋

    第9章   猫惑·吃醋

    作者:    

      听到他的话,我蹙眉——怎么感觉······“你,不会在吃醋吧?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脱口而出。说完我自己都窘住了——我都说了什么?我一定是被凌曦打坏脑子了!

      叶祈白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回头看着我,带着一丝嘲讽的眼神让我很不自在。就在这时,车子停了下来——到了学校大门口了。

      “女生都这么爱幻想吗?”他开了车门下车,一边给钱一边淡淡说道。

      我站在他身后,不敢吭声。

      “对于女生来说,自作多情不是好事。”接着嘲讽。

      “喂!你怎么说话呢?”同样下车的墨水怒了,挥着拳头道:“快道歉!听见没?”

      “道歉?”叶祈白冷笑,“我说错了吗?”

      “对不起。”不想听到更多的话,那只会令我更难堪。我快速地弯腰道歉,“我,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对不起。”顿了顿,没有直起身子,我接着说,“还有,谢谢你这次帮了我。再见。”

      连墨水都顾不上,我快步离开这个难堪之地——叶祈白,其实我,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的难过,在听到你毫不犹豫地出言嘲讽的时候。不是一点点,是我真的,很难过啊······身后,墨水似乎在叫我的名字,可是我已经不想回头再看一眼。

      。。。。。。

      “哎呀!”空白的思绪随着一声惊呼恢复了正常,我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子,愕然看着拐角处被我撞翻的女孩子,忙上前扶起她,道歉,“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哎呀······”女孩子抓着我的手勉强站起来,脸颊有些红,不好意思道:“我的脚好像扭到了,你,你能不能送我回寝室啊?我室友都出去了,不在寝室。”

      “没问题。”我忙点头——撞了人,对方没有追究,只是要求我将她送回寝室,这点都不能满足,那我自己都会羞愧的。“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一趟医务室啊?”

      “不要紧。”女孩子笑道,“不过就是扭了一下脚而已。我寝室有跌打药。”

      “啊,那就太好了。对了,你寝室在哪里啊?”

      “哦。三十号宿舍楼。在后面一点点,有点远。真是麻烦你了。”

      “三十号?你是大一的新生?恩,是文学院的吧?”今年学校扩大招生,开辟了一片空地出来新建了几栋宿舍楼,供新生居住——不过,新修的宿舍楼有点偏僻,我是很少去的。

      “是啊。”女孩子微微一笑,“我是文学院的。”

      “哈哈,文学院大一的课可是很多的,你有得忙了。”

      “是啊。课表出来的时候都要哭了呢。一天到晚上课都累死了。对了,我叫陈曦缘,学姐你呢?”

      闻言,我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我是学新闻的。我叫言笑。”正说着,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后我微微愣住——是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接起,“喂?你是······?”

      “你在哪儿?”熟悉的声音,带着一丝焦急——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

      “哦。白苒啊,你怎么换了一个号码打过来了?搞得我还以为是骗话费的呢!”我冲陈曦缘比了个“我同学”的口型后,扶着她继续慢慢走,“我在学校,刚不小心撞了一个学妹。我正要送她回寝室呢。······叶祈白么?我中午就和他分开了······哎呀,请吃饭啊,那不是今天晚上的事吗?······我现在去的地方啊?那地方很偏啊,你不用过来了······你到宿舍楼去等我吧,到了给我电话。嗯,拜拜。”

      “好了,我送你回去吧。”收起手机,我惊讶,“这么快就到了?”

      “谢谢学姐。”女孩子拉住我的手腕,“麻烦学姐了,学姐要到我寝室坐会吗?我的寝室就在一楼。”

      “啊?不用了。”我笑道,“你快回去擦药吧。我就先回寝室了。”

      “学姐······”抓着我的手没有松开,女孩轻轻一笑,“学姐这么急着走干吗?撞伤我,难道不应该把我送回寝室吗?”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没好气,“我说送你去医务室,你不肯去;现在却缠着我,你怎么回事?”

      “学姐。”扣着我的手腕越来越用力,“学姐,真是不听话呢······”

      “你!”

      来不及开骂,对面的人却脸色一变,松开我的手迅速闪向一边——水泥地被光剑一劈两半,烟尘纷飞。在她松手的间隙,我立刻后退,与她拉开距离。

      “哎呀,还真在这儿呢!”黑影敏捷地闪到我前面护住我,“叶祈白,你怎么知道笑笑在这儿?”

      “墨水。”我只是抹汗——终于安全了。

      “呵,我就知道被封印的不是你——凌曦。”冰冷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杀意。叶祈白右手握着一把银白的利刃横于胸前,剑身在阳光的映照下好似蒙上了一层雾气,飘渺无形。

      “哎呀哎呀,我也好奇你怎么知道言笑在这儿啊?”另一个声音却是懒洋洋的,调侃,“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这个声音?我忙看过去——是迟阳。

      “你能少说两句吗?”叶祈白瞥他一眼,“你确定你不要先收拾对面那玩意儿?”

      “放心啦,我已经在周围种下了结界,就算你打不过她,她也跑不了。”依然懒洋洋的语气。

      “哦?我和她打?我只要护着言笑不受伤就好——没义务收拾那东西。”说着,揽过我的肩膀,“我们走,这里迟阳会处理好的。”

      “耶?”我还没摸清状况就已经被他带转了身。

      “喂喂!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啊?”抱怨的语气。

      叶祈白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无视他的问题。我正要问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他们会一起出现的时候,对面的人忽然一跃而起,妄图逃跑。

      “嘭!”巨响声后,腾空而起的人笔直的掉了下来,重重撞到地上。

      “哎呀,你跑什么?都说了我种了结界啊!这可是逍遥的‘封’啊,神仙都出不去的,你这不是白费力气吗?真是不听话。”依旧是抱怨的语气。——我忽然很想揍他!

      “言笑。”女子虚弱的声音,叫的却是我的名字,“我只是想帮你。”

      “恩?”我停下脚步——我承认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很想笑,“你想帮我?”别搞笑了好吗?别告诉我,你抓我折磨我都是想帮我?

      “我的内丹在你身上——那上面不止有我的妖力,还有所有被我吞噬的妖精的力量,绝对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一旦失控,你会因被它吞噬而变成半妖的——我可以帮你把它取出来。”

      “别听她胡说!笑笑,内丹取出来你会死的。”墨水在一边急急说道。

      “嗯?”会死?

      “笑笑,回去我再解释给你听,总之,你不能把内丹取出来!”墨水一副“我豁出去了,你要敢取出来我就咬死你”的表情。

      “好了,遗言说完了?”迟阳忽然出声,打断所有人——他看着凌曦,不屑的冷笑,“说起来,你在十三年前就应该死在风凛然前辈手里的——不过,你命也真是够大的,居然逃掉了。不过,今天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你们怎么知道是我?上午,叶祈白不是已经封印了一个‘凌曦’吗?在你们眼前。”凌曦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她就这么语气平淡地提出疑问。

      “被封印了的妖精是没有任何攻击力量的——你的头发,却在我封印你以后,攻击了言笑——内丹的寄主一旦死亡,内丹就会自动回到主人身体里——那个时候,你以为在我们放松警惕的时候一定可以杀死言笑的吧?所以你出了手。”叶祈白出声解释了这个也是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那个时候,我就在怀疑,我封印的那个‘凌曦’,是不是只是一个分身——不得不承认,你有着很高明的分身术。”

      “那你,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凌曦苦笑,“我专门挑着你们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把她骗到人少的地方——你是怎么知道的?”

      凌曦这话一问出口,迟阳和墨水同时八卦的望向我们——我这才注意到,某人的手还随意的搭在我的肩膀上——脸在一瞬间红透,我忙抬手捂住脸。随即想到刚刚分开时他说的话,不觉苦涩一笑,“你们解决吧。我先回去了。”

      不再管墨水的叫唤和迟阳陡然玩味的目光,我不动声色地从叶祈白手中滑出,离开。

      ——我知道,这次凌曦逃不掉了,而我,不在乎迟阳会怎么处置她。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