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43章   十八、 誓(三)

    第43章   十八、 誓(三)

    作者:    

      两人四下寻找,哪里有孙志远的半条影子?唯见月亮挪着小碎步爬上中天,吴为善不由得愈加焦躁起来。楚楚洞察到他的心思,提议:“回酒店或许有线索。”

      吴为善暗想此刻亦无他法,只得返回。二人提起轻功,没半盏茶时分就又看到了酒楼。远远瞥见大门口站了一个满脸戾气的大汉,两臂肌肉虬结,在灯笼幽暗光芒的照射下狰狞有如恶鬼。吴为善眼尖,更瞥到大汉腰里斜插了一根带血的狼牙棒。玄关里躺了两个死人,其中一个身首异处,血流了一地,红的触目惊心。

      他瞧了两眼觉得不对,急忙闭眼调息才把新一轮的狂性发作压制下去。朱楚楚不似吴为善在暗中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眼中黑漆漆一片,只闻到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她捅捅身畔的他:“喂,你看见什么啦?”

      “两具死尸。看样子不像是武林中人。”

      “何以见得?”

      “俩人都没带兵器。”吴为善答,有些乱了阵脚,“楚楚怎么办?”

      楚楚处变不惊这一方面比他强上不少,略一沉吟:“先看看再说。”

      他们悄无声息地躲到酒楼和另外一家店铺之间的弄堂里静观其变。凄风刮过,抬头,弯弯的月牙儿竟也被染上了淡淡的粉红,不安的气氛更浓了。平常夜里街上人虽少,星星点点的也会有那么一个俩的,这次半条人影都没有看到。彪形大汉也不着急,凶神恶煞地立在门口,良久不动。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吴为善小声问。

      “应该快了,”楚楚迅速探出脑袋向街上瞟了一眼,“嘘!有人来了。”

      远远传来三下敲梆打更的响,沉闷而压抑。马蹄声渐渐响起,吴为善斗胆向外面望上一望,见一匹高头大马昂首阔步,上面坐了一条大汉,虽然没有守在门口的那位五大三粗,但满脸刀痕,瞎了一只眼,狞恶程度有过之无不及。他的衣衫式样和门口人类似,不过式样明显繁复许多,加上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来历不小。他骑到酒楼门口,干净利落地翻身下马。马儿立即站稳脚步,乖乖待命。

      门口的大汉声音有些紧张:“河东狮吼。”

      “一鸣惊人。”

      吴为善从来没见过对暗号,若不是他们处在这里一被发现就有性命之忧的话,他定会觉得很新奇有趣。门口的对话陆陆续续传来:“我是赤字旗堂主赵才智,大人是——”

      “郑松。”

      “原来是郑堂主。郑堂主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请堂主恕罪!”

      朱楚楚在吴为善耳畔悄声道:“这人是狮子帮的青子帮主。”

      吴为善点点头,记得幼时养母他讲江湖见闻时似乎提到过狮子帮一两次,不过具体说了些什么实在是记不清了。他正想问她,郑松又说话了:“不相干的人都处理了?”

      赵才智毕恭毕敬:“回堂主:所有住在这里的都被弟兄们药死了。倆小厮一棒一个,洪兄弟还在脖子上补了一刀……”

      “谁听你怎么杀人的,我只问你事情都办好了?”

      “街两头都有弟兄们看守,有人靠近格杀勿论。店中已经清理干净了,郑堂主尽管放心。”

      郑松点头:“好,来了几个人都是谁?”

      “来人除了小的外,还有玄字旗的钱堂主,黄字旗的刘堂主。”

      “你们这帮蠢材,带这儿这么半天也不说把地上的尸体清理清理,等我来亲自动手吗?”

      赵才智赔笑:“是是,堂主教训的是。我这就叫属下清理。”

      “——也不说把门关上,等什么呢?”

      “这就关门。”吱呀。

      街上再次万籁俱寂。

      吴为善奇怪:“楚楚,为什么郑松和赵才智同样是堂主,姓赵的却怕他这么厉害?”

      楚楚面有忧色:“郑松心狠手辣,蛇蝎心肠这在江湖上是有了名的。最近他挟持了狮子帮帮主的独子,挟天子以令诸侯,和教主也无甚分别。这是他们帮内的事,咱们还是不要蹚浑水,悄悄走了为妙。”

      “成。”吴为善答,忽复一笑,“能让堂堂朱大小姐称之为心狠手辣的人,那得多了不起。不见见真有点可惜。”

      “现在没工夫和你斗嘴皮子!那郑松武功高得吓人,整个江湖上也没几个打得过他的人。咱们被发现了就完蛋了。你走是不走?”

      “走啊!谁说我不走了。咱们这就撤——”

      偏偏这时候酒楼中传出一句话:“黑衣白面就关在——”话到中途转为惨叫,而后无声无息。吴为善倏地停下,心中转过千百个念头:冯阿姨难不成被狮子帮的人抓了起来,给关到这里了么?她落在连楚楚都觉得狠毒的郑松手里,万一有性命危险怎么办?她救过我,她遇见危险我怎么能弃之不顾?

      朱楚楚接着惨淡的月华见他神色大变,一转念就明白了他的所思所想:“你想做什么?”

      “你刚刚也听到了吧?一个人说黑衣白面,然后他就被人杀了,是不是?”

      “是,可是——”

      “我要救她。”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说郑松的武功当今独步,你听到了吗?他再加上其他的堂主,我们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要救她!!”

      “你要送死?”

      “我不管,反正她救过我的命,我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掉!”吴为善声音最先还有些发颤,到最后越来越坚定,双眸发出夺目的光彩:“吾意已决!”

      楚楚看见他斩钉截铁的表情,吃惊不小。吴为善虽然相貌酷似先父,但性格多是随了母亲,父亲的诸多品质继承了不足一成,可光这一成在紧要关头也能完全发挥出来起到扭转局势的作用。此刻他的目光镇定得可怕,带着一丝丝冷酷的意味,整个人的气质也和之前截然不同。恍若宝剑出匣,举手投足间爆发的是排山倒海的气势。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吴为善,而是复活了的吴凭。吴凭的主意向来是无人可以违逆的。

      “好。”

      “谢谢。”

      吴凭的幻觉消失,面前的人又变回了原先那个时而聪明绝顶时而傻里傻气的吴为善。他伸出细长的食指轻叩墙面,脸上忧心如焚:“为什么没动静了?”

      “关心则乱。你先冷静一下。我先去看看,你在这等我。”

      “我也去。”

      翩若惊鸿的她回首:“你轻功没我好,去了被发现的几率更大。”

      “可万一你被发现了怎么办?”

      楚楚没有回答。

      风起,她的身子单薄得似乎随时都能被风吹散。

      “我去,郑松那么危险,要真是被发现了我好歹还能帮你顶住一阵子。再说了,我今天下午才发过誓的说要待你好,我哪能让你一个人去闯龙潭虎穴?”

      这次楚楚回眸一笑:“好啊,咱们一起去。”心中暗想:这样也好,真是死了黄泉路上有他陪伴,也不寂寞。吴为善不知她想什么,但见她笑的温馨,也报以一笑。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