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38章   十七、舌(二)

    第38章   十七、舌(二)

    作者:    

      原来这妖怪前辈见她人又美,性格又与我有几分神似,心中早存三分好感;此刻见她有断舌之忧,便允她真到紧急关头,自己保她无虞。朱楚楚大喜,心道这小子有苦头吃了,回首道:“公子请吧,万一出个三长两短,缺胳膊断腿的,可别后悔。”

      那少年听了后半句,簇起眉头:这女子好生歹毒,我和她无怨无仇,她却叫我断胳膊断腿。却不想自己强自出头,替小二报断舌之仇该也不该:“你是女流之辈,理应让你三招。”朱楚楚笑道:“更好。”不等观者反应过来,第一招已至,如惊雷电掣,目标直指少年胸口。

      少年却未料到这言笑晏晏的弱女子竟使出如此迅急毒辣的剑法,眼睛一霎,剑花早至前胸。众人失色中少年一个鲤鱼打挺,堪堪逃开。楚楚一招用老,二招又生,来势只有比先前更急。但这回少年掌中已有剑,挥剑架开。二剑相交,如钟磬音,朱楚楚的剑刃弯了下去,明显少年内力更胜她一筹。

      二人缠斗不休,朱楚楚路数始终如一,永远那么狠,招招取人性命;少年起初还留二分余地,见她如此凶恶,渐渐施展杀招。到后来简直是性命相搏。又过盏茶时分,少年慢慢不济,楚楚步步紧逼,眼见少年一个不慎,动作慢了半分,楚楚的长剑却丝毫不缓,定叫他喋血五步。吴为善大吃一惊,也顾不得暴露不暴露,刚要抢上前去救人,少年父亲出手了:他飞身而起,半空中袍袖一挥,一股大力向长剑砸到。楚楚手臂剧震,长剑险些脱手,剑刃剧烈抖动,嗡声不绝,但竟未折断。中年人赞道:“好剑!”他儿子九死一生,慌得蹿到一边,表情颇为狼狈。

      话说这中年人落到朱楚楚跟前,把她打量半晌,问:“这位姑娘和‘霸王’朱元霸有何瓜葛?”

      朱楚楚心中一凛:哎哟不好,这老不死的有些门道儿;莫认出我来。不动声色,反问:“他是我大舅,怎了?”

      吴为善心中一动:“前辈,她大舅可不是好惹的主儿。瞧在这阿睹物的份儿上,别和她一般见识了。”说罢摸出一银锭——足足有二两重——撂在案上。

      小二恰巧在这时醒来,见到桌上的银锭,一恨自己断舌之仇难报,二悔适才有眼无珠,落得这般下场。朱楚楚知他在帮自己,但气不过几日来他的冷语相向,偏不受他恩惠,便道:“我大舅都死了,哪能帮我?你这姓吴的拿了本姑娘的银两给人,要脸不要?”这“姓吴的”三字一出,好几个人咦地一声,向吴为善瞅去。可姓吴者何止千万,加上吴为善一副农民模样(这倒不假,他打小就在农民家里养大的),仅瞧了两眼即收回目光。即便两眼,也够他发背沾衣了。

      孙志远眉头微簇,暗想这妞儿但凡多说错一个字,我非毙了她不可。朱楚楚纵不知老妖已动杀机,二人脸色变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吴为善倒罢,老妖怪自己着实忌惮,无论如何不敢乱说话了。

      “你身为前辈,怎么可以欺侮我这样的弱女子?”

      中年人淡淡答:“在场的都是见证,是这位姑娘先割掉小二的舌头,险些杀我爱子。刘某惩戒姑娘不过是伸张正义而已。”

      朱楚楚审视着他,审视他那志在必得的姿态以及因窃喜而略显狰狞的瞳仁;然后,毫无预兆地,如长剑化作一张光网,向中年人罩落……

      比武开始了。

      中年人论阅历实学均远胜楚楚,后者仗着身形灵巧,硬接了三十余招。在第三十七招上,楚楚不幸中掌,轻功大打折扣,中年人掌缘如刀,往前者头顶直劈,竟要将她头颅砍为两半!少年惊叫句:“爹爹!”余人相顾失色,许多已捂上眼不忍再看。

      朱楚楚待死,早有一人后发先至,将自己从死神爪下拉回。吴为善握着她的手,觉后者掌心阴冷,急问:“没事么?”朱楚楚心中一甜:原来你还是有点良心的。柔柔笑答:“没事。”

      可这下,吴为善不会武的西洋镜也拆穿无疑了。少年惊噫:“你武功好得紧啊,为什么刚才骗我?”他父亲却完全不动声色,是个极深沉极厉害的人物,外表看上去倒似早料到他会干预一样。吴为善心神不宁:不成他早就看出我是谁,故意引我出手?朱楚楚心中计较的却是另一件事,她见看客目光全集中在我和他身上,这傻小子还攥着我的手,大为羞涩,悄悄挣脱了他的紧握。

      她却想得多了。吴为善即使拉着她,心思也不在她身上,直到她滑开手才知觉。中年人漠然道:“既是如此,吴先生替堂姐出招罢。”他口说“出招”,自己却先行发难,这般近乎偷袭的手段引起几个人的不屑,吴为善见功势凌厉,退了一步。中年人更不容情,铁掌翻飞,连施杀手,比之笑里藏刀的朱楚楚有过之而无不及。围观人众尽是些富商大贾,也有一两个会些拳脚,见此情景暗自摇头,都道这稚弱少年得毙于掌底了。吴为善步步后退,中年人招招紧逼,朱楚楚瞧出端倪不对,抄起长剑,眼光在二人之间游走不定。

      却说吴为善退而又退,再想向后迈一步却触到墙根。中年人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如同瓮中捉鳖的渔夫。吴为善一咬牙,见中年人复是一记杀手,右手闪电伸出格他手腕。中年人手腕微抖,双掌当即相交。吴为善觉胸口似猛被沸水淋洗,苦不堪言,同时一个筋头跃开,左手翻处夺过楚楚的长剑。这三下行云流水,巧妙至极,孙志远高叫:“好小子!”少年凝目向前望去,唯见一精神矍铄的老头,无甚特异之处。但他孙子孙女如此了得,如何相信他只是个寻常人物?楚楚微微一惊,暗道你这老儿就算化了妆,也不应当如此发笑啊,斜目向他望去,后者神色如常甚至还带些喜色,这老妖精葫芦装的是什么药?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