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33章   

    第33章   

    作者:    

      我的第二个情人,他轻轻松松的拿走了我最珍贵的身体。

      我想,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让我明白了几个浅显的道理,第一,处女膜的破裂只是一次流血的过程,不疼痛是不会成长的。第二,男人和女人单纯的睡觉拥抱亲吻是不会怀孕的。

      你傻啊,这叫不自重,对自己不够负责人。我呕懒得批评你了。待会民警会来再次跟你确认赔偿情况,你要是真觉得可以就这么放过姓王的话,那你就看着办吧。末了,他说。心安,我觉得人太心软了不是件好事。这年头,像你这么善良且单纯的女孩子不多了。说话的语气倚老卖老的模样。

      我说好吧,我就赶紧回去哄小妹妹们去吧。我这你不用操心了,这几天你也辛苦了,我自己都能顾好自己了。

      正说着就走进来一名身着警装的男子。他看见我就脱下帽子放在手里,很和蔼的走近我,说。是陆心安么?我来找你跟你谈谈案件的事。

      我看了看他,五官端正,眉宇之间流露出英气。

      你是哪位?我们似乎没有见到过,上次已经有你们的人给过我名片了,不是说等我们自行处理的么?怎么现在你们又要介入啊。

      噢,不是的,陆小姐,我们不是一个单位的,我是刑警队的李杨,我是来负责你这个案件的。

      刑警队的?不是吧,我们这种事情不至于老你们大驾吧。再说这你情我愿的事业构不成刑事案件啊。

      呵呵,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也是依法办事,不过你们这个案子是有人举报的。我们队里对这个事情就特别重视。希望你能协助我们,帮我们顺利完成任务。

      什么?有人举报。于雷也感到惊奇。

      是啊,你们不知道的么?

      我跟于雷表示一无所知。

      那你能告诉我是谁举报的么?我傻傻的问。

      这个不能,我们要对举报人有隐私保护权。请你配合我们大的工作。谢谢,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

      这还真是了。于雷急眼了,他坐到床沿上来挨着我。

      不用了,于雷,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行,再怎么问询还是那么几句话,不用担心我。我对于雷说。

      真的行么?于雷满脸担忧的望向我。

      真的可以,你相信我。

      那好吧,不过你们不用用那些过激的语言来提问她,心安也是受害人,希望你能够让他宽心一些,不要给她施加压力。于雷对那个警员说。

      这你就放心吧,我们会秉公处理的。也会照顾当事人的情绪。

      那我走了,心安,有事一定要打电话我,我会第一时间赶到的。

      嗯呢,我记住了。你快走吧。

      于雷走出病房并带上了病房的门。

      那个叫孙杨的警员在靠近我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那我就开始问了,你要想清楚了再做回答。说着就掏出了笔和本子准备做笔录。

      你们时怎么认识的?

      他的朋友林先生介绍的。

      那位朋友的联系方式你有么?

      有的,是。我在手机里找到了他的联系方式并递给孙杨看。

      噢,他只看了一眼,并没有记录下去。

      你跟王先生什么关系?

      只是普通的朋友。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顿了顿语气说,那那天你们在那栋房子里都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聊天什么的,我以为那是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别墅能当做办公室?他质疑的口气。

      我只回答一遍,并且我愿意为我做出的回答承担一切的法律责任,并且我不是个会撒谎的人。

      那好吧,我们继续。你们是怎么开始的?

      我不懂他在说什么,就死死的盯住他那双专注的眼睛。

      噢,我说,你们两个是你先主动的还是他,还是你是被强迫的。

      没有,是我主动的。

      那你知道他有老婆么?

      知道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你收到了他的好处了没?比如说现金或者礼物什么的。

      没有,他只请我吃过一次饭,而且还是跟之前提到的那个林先生一起吃的,、不知道这个算不算。

      呵呵,你真诚实。

      你想知道什么?你要问我别人已经问过一遍的,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去抄他的记录,而且人家做的应该比你的还要详细。再怎么问下去我的回答都不会更改的。事实就是事实,我没有什么好掩盖的。

      好吧,那这么跟你说吧,作为一个第三者,你真的没有一点想法么?哪怕一点点的可耻都没有么?

      第三者?可耻?

      我从靠着的床头直立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情绪有点激动。那个叫孙杨的也同时站了起来。

      我怎么不激动,在那样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他有要非礼我的举动,难道说要我反抗?以死相逼,或者说我知道他有老婆,让他考虑一下道德的底线。

      你,那就不叫作主动啊。小姑娘。李扬耐住心思对我说。照你刚才的意思是他先对你有非分之想的,那么就不叫做你是主动的了。你听明白不了。

      我还是一头雾水。

      你不明白?他又问了我。

      我摇了摇头。

      是这样啊,在那种情况下,你是可以选择报警或者是劝阻他不要对你进一步的强逼的,你没有那么做,却是主动的走向他,这与常规有点相违背,一般人是不会走这样的路子的。你说你是主动的,那么就以为着你是对他也有想法的,你们两个人是一拍即合,然后出了那档子事。这么一来,事情就反了过来,是你在勾引有夫之妇,我这样的分析可能与你的意思有所违背。但是按照逻辑学的推理,应该是这个样的。

      被他这么一推敲,我也忍不住懊悔起来。的确是我草率用错了词语,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

      那我确实是回答错了,是他对我有预谋的,我处于自我保护,才不得不主动走向他的。警察同志,不知道我这样的作答你还满意不?

      这样就清晰多了嘛。听说你还是你们文学系出类拔萃的好学生呢。

      你这是在嘲笑我的语言组织能力么?

      我更加懊恼了。

      不是,不是,我是真心的赞扬你呢。我们做刑警的,处理过很多案子,但是还真没有像这样的怪异的事情,真的很蹊跷。小姑娘,你今年多大年纪?

      啊?这个也要问的么?当然,你的姓名年龄家庭做主旨都要有登记,而且应该是第一项就该来问的。

      我刚刚过完十八岁生日。他一叫我小姑娘,我的心里就荡漾着小雨点似的温柔。

      那么警察同志,我会不会因为我的语病而承担责任啊?

      呵呵,当然不用,我已经帮你更正过了。

      这么说我们这个案件是不是可以结了呢,我觉得很正常的事情啊,只是有了一点小意外而已。」

      你这个啊。他忽然语重心长的对我说。这个案件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民事纠纷里面算不上什么事,还是那句话,关键是有人举报。你明白么?

      我想我并不明白,谁会举报我们呢,当事人是我们两个人,,我们肯定不会举报自己,那除了我们难道还有地担任知道在那栋房子里即将发生的人,还刚好就撞到了并且报了警,还有,那这个人是什么目的呢?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样做对他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

      我一连一大串的问题冒了出来。可能这几天在病房里呆的闷了,就迸发出这些怪异的东西出来。

      李扬却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他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真不亏是高材生啊。你问的这些问题正是我们要解决的关键所在。

      连你也觉得好奇了吧。我从这里获得信息不多,接下来能不能给我讲讲你刚才提到过的那个林先生的一些事。

      这个。。我在犹豫着要不要把之前的事情也讲出来,这个人可是送过我礼物且给过我好处的。那我是不是就无功手禄了么。

      李扬满怀期望的看着我,我最忍受不了别人望向我的那灼热的目光。算了吧,都坦白了吧也没有什么丢人的事。

      我就一五一十详详细细的交代了出来。我从我跟林先生的偶遇讲到后来的僵硬,然后再提到跟王总之间的来往。

      足足过了五分钟之久,李扬一直在埋头做笔录,有几次把笔尖停留在纸上等待着我的进一步叙述。

      我说,我都说完了,你不总结点什么么?

      李扬这才抬起头,脸上堆满了舒展的笑容。这里面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我的结论是,你是个好姑娘。仅此而已。

      不是吧,你这位警察大叔在拿我寻开心的呢。我想你的想法不至于这么主流吧。

      我说的是实话,不过案件就另当别论了。今天表现不错了,问了这么久,也辛苦你的配合了,等你出院了,我就请你吃饭。

      无功不受禄,我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

      呵呵,请饭又不叫做受禄。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你这么单纯的小姑娘。

      是么?很多人都这么说,是你们周围的人又多坏心眼么?噢,那你可真是悲催了。我觉得我身边的都是好人,大家都跟我一样和谐单纯。

      是啊,所以说那个地方叫做校园,我们这里叫做社会。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我所说的的。

      他收起记录本,从新戴好自己的帽子。今天就到这里吧,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会及时联系你。

      嗯,那可得提前打给我。

      嗯?他疑惑的看着我。

      因为我出院的时候你要请饭啊,我又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你不是要先来打给我的么。。

      哦,呵呵,他从怀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我很少见男人把手机藏进怀里的。

      一会儿我下班了就打给你,你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他冲我友善的笑笑,把挪开的椅子归回原味,回头望望我,然后转身消失在了门口处。

      我想,这个警察同志还不错,心思缜密,还能准确的找到跟当事人之间良好的沟通的方式。心里也暗暗赞许,自己又遇到了一个好人。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