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18章   

    第18章   

    作者:    

       我那时候一点都不觉得欢宜的行为足够唐突,她应该是那样的女子,随性,桀骜,清冷,且不容易被驯服。男人更喜欢这样有挑战性的女人,他们的雄性激素决定了他们可以将任何一种女子驯服,基因驱使他们去靠拢能带来全新体验的一切可能。

       她跳了很久,根本不在乎旁人的起哄和火辣的目光。

       在舞池里的音乐转换为轻布鲁斯以前,我把她从舞台上拽了下来。想跳的话,去另外一个地方,反正你又不需要这些观众和掌声。

       你怎么知道我不需要,我需要这种氛围。她把头发解开铺到后背上,橡皮筋套在手腕上,表情一点很不情愿,更有些无赖和不羁。

       我把旁边的几个舞女的敌对示意给她,看到没?你抢了人家的饭碗,女孩子最好不要招惹同类的是非,不然会很麻烦的。

       我管啊,我就是喜欢将自己卷进漩涡里去,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处是安全的,唯有置身于危险境地,才能知道自己的心有多大容量。我向来不与这些俗物为伍。她们是为了钱,而我是为了遵从自己的意志。

       意志,我在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

       走了,走了,欢宜拿过搭在木凳子上的白裙子,不耐烦的催促我说。

       我们出了娱乐城,已经十二点多,天空突然下起了雨,细细的,扑在脸上痒痒的。

       我有些小兴奋,欢宜看着我的样子流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多大的人了,还为这种气候激动不已。她摒弃的时候总是把眼睛埋下去,狭长的眼尾合成一条缝,像只在警觉中游动的小泥鳅。

       我说,是呀,我都忘记多久没有见过这种雨天了。他们说,雨水是情人的眼泪。

       你有情人么?她转过脸问我。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好吧,如果你愿意,算了,我知道我这样的人配不上如此高贵的你。

       知道就好了,不是要去别的地方跳舞么?我今天赏脸,为你跳专场。

       不是,你还真去的么?下雨了呢。

       我抬起脸再次看天,阴沉沉的,雨丝断了线,下的有点飘渺。

       说了就得去,我现在又不困,你不是也下班了么?我们去啊,去大学校园,我还没有去过那种地方,听说现在得翻院墙,好过瘾哦,我们去啊。说着就拉起我的手,似乎忘记了我们之间身份的悬殊。

       我又惊又喜,被一个想要征服的女人拉着手,那种感触是不言而喻的。

       下雨天人们都去做什么呢,我们却要找个地方跳舞这听起来有点滑稽。

       也许我们该去看雨,欢宜轻声的笑了,丝毫没有察觉她拉住的手给我带来的惊悸。

       我们还是边跳舞边赏雨吧,看你这样美丽的女子跳舞比赏雨更加令人愉悦呢。

       我们走在天桥上,她俯下身去对着马路上的霓虹和车辆大声呼喊,风把她的发梢吹起来,过往的轰鸣她的声音覆盖。

       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离开一座城市,一个人。

       我说,我没想过,平远是我的故乡,我要扎根在这,至死不渝。

       我不是平远人,可我离不开这座城市,却可以离开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我不受他们束缚,可是我将自己画地为牢。这个城市让我有依赖感,人不可信,可是城市却始终不会更改和变迁。你尝试过么?将分手和离开都定义为旅行,疲惫的过程,安定的归属,不畏惧,不担忧,成全别人,安定自己。

       你没大学?

       不,是没进过大学的校门,我自学,专业是美工,可是我不懂那些色彩和搭配。我只是热爱视觉的强烈冲击感,我喜欢那种赏心悦目的东西,可是我从来不画。我怕浪费了颜料和破坏想象的美感。

       大学里只剩孤独的路灯,郁郁的树丛,寂静的操场,幽闭的图书馆和紧锁的大门,偶尔有外宿生探头探脑的望向门外,试图找到完好的出口。

       香宜问我,大学生恋爱自由的么?

       你以为是监狱啊,他们享有一切人身自由。

       香宜松开了我的手,她驻足了一会,然后踮起脚尖,望向里面圈起来的大空间。

       确定要翻墙么?我看见了一堆摞在一点的砖块。

       她犹豫着,但是眼睛又在极力捕捉着一丝希望。

       踩着我,我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她顺从的跳上我的肩,我佝着身子将她送到墙头。爬上去抓好,等我下去接应你。

       欢宜照做,没想到身后的我一跃而起,已经越过围墙,站在了里面。

       她向我伸出双手,抱住我的脖颈,有些吃力的跳了下来。我的重心不稳,腿一软,我们两个倒在了草堆上。

       欢宜惊吓的叫出了声,一束光这边照过来,我捂住她的嘴巴,禁止她出声。

       两个人在一堆杂草丛中潜伏着,犹如电影里演谍战片。

       她的头发扑到我的脸上,我问她,你疼么?

       欢宜拍了拍手,从我身上站起来,怎么会疼,我是压在了你的身上好不?

       我这才感觉到肢体的疼痛,用手一摸,身子底下一阵潮湿,这还是雨天,幸好是不大的雨。我也站起来,扑了扑身上的泥土。

       说不定一会儿会有一场滂沱大雨。

       那我就能看到你在雨中旋转样子。

       你真能想,我从不在雨里跳舞,那是对我身体的亵渎,我把舞蹈和灵魂带进这片净土,就是为了让我有一颗赤子之心来面对我的挚爱。哪里是操场,我需要偌大的空间。

       我指给她看,旁边植有灌木丛和竹子,还有栀子花,估计现在正在幽幽的绽放,我能嗅到那股清香。我对香宜说。

       知道了,你只需要找个合适的角落观看就醒了,下面是我的表演,不许打断我,不能作任何评价,记住,我不许旁人来亵渎舞者的灵魂。

       就这样,在半透明的橘红色的夜里,没有音乐,尖叫和轰鸣。欢宜不断的在我眼前旋转,展开,闭合。她或许在心里默数着每一个节拍,身体跟她的心合二为一,那种心神合一的演奏,令我叹为观止。

       后来就真的下起了雨,我把疯狂舞动的欢宜从雨里拉出来,幸好有一天长廊,我们可以躲在里面避雨,我问欢宜,你没有感觉的么?那么大的雨滴,你怎么不知道停下来。

       欢宜把头发撸过来,卷在一起拧出了水。

       她对我的话并不在意。只是关心着被雨淋湿的单薄的身体。

       还好你是两件衣服,我的衣服是干的,你先脱下来外面那件,我这件给你啊。我说着就褪身上的职业衫。

       欢宜没有拒绝,她很自觉的把身上的白裙子递给我,等我把干衣服披在她的肩上。

       然后她捂着嘴不住的笑了。很大声的,比跳舞还要有节奏。

       笑什么?

       你的身子,光着膀子的样子。

       怎么,难看么?

       不,是性感,这哪像主管,是老板的体格嘛,你很会锻炼么?身材这么好的。

       我竟会不好意思,眼睛有意无意的飘向欢宜的胸。

       她立刻局促道,你这件衣服上有烟草和咖啡的味道,是个有品位的男人,说着就把自己胸前的衣服拉了拉。

       我找了块干的石凳坐了下来,拍了拍腿对欢宜说,不嫌弃的话坐在这里啊,我可以继续当你的肉垫子。

       欢宜几乎是骑上来的,脸朝向我,双手紧握住藏在自己的怀里。

       我本来是渴望在大学的操场里躺在草坪上仰望漫天的繁星的,可是却是坐在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腿上。她的鼻息离我很近。

       我听见自己的紧张。

       她的头发还在滴水,顺着我的背膀滑落。不知何时,她已经抱住了我的身体,头靠在我的肩上,我失去了意志力。

       你喜欢我,我能感觉得到,可是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出现呢,还有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你不懂人在时候的困惑和无奈。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奢望爱情了,如果十八岁,我也想跟你这样英俊潇洒的男人风流一晚,过上你侬我侬的日子。到底是你出现的不是时候还是我不够勇敢,我不能接纳你还是不能接受我自己。

       你除了知道我的名字对我一无所知,而我对你,连名字都不想过问。多年以后但愿我还能记住这样的雨夜,一个男人抱住我疲惫且冰冷的身体将我温热。我会感激你,会为此刻动容而落泪,除此之外,我不能再让自己的遗憾留下蜘丝马迹。我是身体在停留,心却在不断行走的走,只有不断的迁徙才能让我获得安逸。

       她像一只受伤的小野兽在我的怀里疗养,我抱住欢宜,紧紧的,把风和雨水都抱进怀里。

       可是我会记住你,也会记住我生命中的每一个女人,她们给过我的感动很忏悔,每一样我都细数周详。同样,他们不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而是我人生这场重头戏里的重要参与。我会铭记在心,等我百年之后,也会给他们刻下石碑。我的心也会变,但我不会刻意的挽留它,对我而言,它比身体更加自由,不限制范围的游走。

       这一刻你能感受的到的,欢宜,它是在想你低声的倾诉。

       雨水更急了一些,我们躲得走廊里也不再安全。欢宜默不作声,我的背却湿了更大片。

       其实我想跟一个女人这样相拥着,说着话,不管是风霜雪露,两个人的心贴的很近,世界再大,我们休戚相关。

       你还记得上一次怀抱里抱着的人么?

       不记得,我很少去主动拥抱别人,当我们这次分别之后,我或许可以骄傲的回答你这个问题,我记得,就是你,刚刚我还是环抱着你的脖颈。为的只是短暂的躲避。

       我可能也不记得了,理由是我抱过太多的人了。好吧,我自己将自己的理论推翻,我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香宜,你喜欢我这样的混蛋么?

       人是个极其复杂的矛盾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但是这个答案不会改变既定的一切事实。我们不会因此而改变什么,相信我,你对我的喜欢一定不会给你带来好运。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