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46章   046 风雨变

    第46章   046 风雨变

    作者:    

      虽然与雪国人订婚一事让兄妹俩始终想不明白,凝夕也是感到十分诧异。

      但此事终究还是已经过去,如今凝夕又是成为了端王的妃子,所以自然也就不会被重新再提。

      于是他们便不再谈这件事情,而聊起了一些各自一年来的生活。

      当然,他们都是不希望被对方担心,所以也只挑选了一些趣事以及开心的事情。

      而凝夕也在同叶佑析聊完了之后有些依依不舍的回到了赫连宸的身边,始终她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女孩,不能够总是黏在哥哥的身边。

      尤其还是在这样盛大的一个场合。

      就在这时,随着礼官的一声皇上驾到,皇后驾到。殿前顿时响起鼓号。

      众人抬起头,只见巍峨大殿之上,皇帝赫连坤一身金色龙袍缓缓走出,跟在他身后的华服女子戴着黄金凤钗,虽然看过去已四十有余,却依然保养得当,风华犹存。

      凝夕心想,这个人应该就是夏国的皇后,赫连凯的生母吧。

      很快几个得宠的后宫皇妃也紧随而出,均是群服华贵,温婉美妍。果然后宫之内是美人齐聚的盛地,都说皇帝才是真正享尽天下美色的艳福之人,如今看来倒是一点不假。

      不过许是因为之前中了一刀尚未痊愈的原因,尽管之前赫连坤身子硬朗,终究也是上了年纪之人。只见他轮廓清瘦,两鬓银白,眉宇只见的威严之气也褪去了不少。

      凝夕随着众人出列跪拜,那一声声的万岁几乎快要震裂了凝夕的耳膜。

      终于礼制周全之后,在皇帝说了几句开场白之后,众人便归入各自席位之中。

      婉转的音乐再次悠扬响起,舞姬重新扭动起自己的水蛇蛮腰,挥动着水袖再次漫空而舞。奢靡的香气充斥着承庆大殿,在短暂的拘束片刻后,在见到皇帝神色并不严肃后,大臣们的神情便也随之放松了起来。

      “父皇,儿臣在此恭贺您龙体康复,这杯酒儿臣干了。”

      赫连凯第一个从席位上起身,神情恭敬地举起手中的白玉酒杯,仰起头便一饮而尽。赫连坤的眼中露出欣慰之意。

      而他身旁的皇后见到皇帝满意的样子,心情自然也是欣喜不已的。

      很快,太子,赫连宸,以及赫连梓和一众大臣便纷纷举起手中的杯盏,恭贺着夏国皇朝最为尊贵的皇者。

      “这一次刺客没有得逞,都是因为陛下平日里仁慈广布,以致老天都在保佑着陛下的龙体安康。”

      “没错,如今陛下康健,定是受上天福泽。是陛下平日的仁政感动了上苍,才会不让刺客夺去陛下的性命。”

      “得此仁帝,我夏国必将昌隆繁盛,经久不衰。”

      ??????这些声音犹如另外一种交错有律的音乐,一个说完,另外一个就会及时接上。

      虽然大家说的意思都是差不多,但却绝对不会有重复的。而且说到了最后,竟然开始歌功颂德起来。这可真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啊。

      凝夕心中暗暗想着。

      “不吃东西,心里在想什么呢?这种场面都能神游天外,恐怕也就只有夕儿你了。”

      磁魅般的声音在耳边低徊浅浅,几乎就要贴到了凝夕的耳畔之上。

      她回过神来,发现赫连宸已经给她取了一块莲子糕,放在了身前的小碟里。

      “从中午开始就因为要见到叶大人而兴奋的没有胃口,晚上更是滴水都未进。先吃些东西,要不然恐怕一会儿就没有什么胃口了。”

      凝夕听到赫连宸这话中似有玄机,正待要问。

      眼角余光便见一个青衣侍卫猫着腰蹑脚走到赫连宸的耳边,对着他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赫连宸点了点头,他便走了出去。

      “宸,他和你说了什么?”

      凝夕好奇凑到赫连宸的耳边,轻声问道。

      赫连宸勾唇一笑,重眸温柔。

      “现在不叫我王爷了。”

      凝夕身形微滞,耳边回荡起刚刚哥哥和自己说的那番话。心情便又无端低落下来。

      “是臣妾逾越了。”

      她垂下眼睫,声音也低了下去,似有一丝忧愁徘徊心间。

      赫连宸看着她低眉的样子,不知她此时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

      果然是女子心如深海难以窥测。

      也不知他话中哪里出了问题,以致情绪低落。

      赫连宸正打算轻声询问之际,瑞王赫连梓便已经迫不及待的露出一副想要看好戏的模样从席位之上站起身来,对皇帝行了一礼之后开口道。

      “父皇,六皇兄曾说三日之内便会找出刺客,将其带到父皇面前处决。而今日正好便是最后期限,想来以六皇兄的精才艳绝,必定已经抓到了那个谋杀父皇之人。只等父皇亲自定夺处斩了。”

      凝夕抬起头,清晰的看到当赫连坤听到瑞王说到抓到刺客的话时,那一双透着精芒的黑眸顿时一沉,竟似有担忧之色隐没其中。

      难道他以为是赫连宸可能抓到了静心师父,所以才会担心起静心师父。

      对于这个皇帝对静心师父的感情,凝夕始终看不通透。

      可如果这个皇帝真的对静心师父痴情不已,当年又为何要忍心下令灭了她的家族,让她恨自己呢。

      若爱一人,必定会思她所想,念她所顾。又怎么会忍心将她的一颗心伤害的千疮百孔呢。

      凝夕虽看不出静心师父是否对皇帝怀有感情,但她还是确定皇帝对静心师父必定是有几分真心在里面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为了见到静心师父,而秘密命人找到她,将她带回皇宫藏于密室之中了。

      也许皇家之人生来就要学会狠辣无情,为了保住社稷江山而不能念顾儿女私情。只是这样的皇位坐着还有什么意义。沾满了鲜血的双手,就真的能够心安的坐着身下的皇位吗?

      凝夕想到这里,便情不自禁看向了身旁绝色瑰丽的男子身上。

      哥哥告诉自己,他是一个天生的野心家。而凝夕自己也看的出来,赫连宸绝对不会满足于眼前这个端王的身份。

      若将来真有一日他成为了这个夏国皇朝的新一任帝王时,他的心是不是会比此时更加冷硬无情。到了那时,如今的宠爱温存,是否便会如飘渺云烟,而消散不再了。

      正恍然间,她仿佛听到皇帝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便看到赫连宸已经离开席位站了起来。

      只见他走到了大殿的正中央,神态之间并无半分紧张之色。

      “回父皇,儿臣确已抓到了那个当日行刺您的人。并且儿臣还意外得知,这件行刺事件的背后其实暗藏一桩逆天阴谋。到时还请父皇秉公办理。”

      听闻赫连宸这样说,皇帝的脸分明僵了一下。过了片刻,他才终于缓缓开口,声音中也透着不自然的僵硬。

      “这么说,那个人现在已经被你带到皇宫来了。既然如此,就命人将他带上来吧。”

      皇帝伸出手,对赫连宸示意道。

      赫连宸应声之后,便做了一个手势。很快凝夕便看到有容颜秀致却眉目冷冽的年轻男子带着一个五花大邦的紫黑肤色的胡须男子走了上来。

      乍一看去,凝夕倒觉得这个紫肤男子并不像是夏国的人,反倒像是异域人氏。

      而他的样子看上去似乎很是虚弱,让人觉得受了重伤。

      ‘叮咣’一声,赫连凯桌前的酒杯掉落在了地上,他身旁的赫连梓有些微讶的看着赫连凯,不知四哥此时的表情为何会如此僵滞。

      而皇帝因为此时正将注意力放在被李泽带上来的刺客身上,所以他并未注意到赫连凯的异样。

      “当日就是你刺杀的朕。说,你有什么企图。”

      皇帝看着眼前的刺客,心中明白他并不是那个刺杀自己的人。许是宸儿也找不到心儿的行踪,所以才会草草找了一个人来应付自己。

      尽管如此,他心中的一块石头却也还是落了地。

      只要心儿没事,他便是放心的。

      于是便也露出一副皇帝威严出来,陪着宸儿演这一出戏。

      他自然是不会挑明赫连宸欺骗自己的。因为,这也正好称了他的意思。

      那个被五花大绑强迫跪在地上的人抬起头来,看着夏国的皇帝,很快便将头转向了另外一边,根本就不回答他的话。

      皇帝见到此人这般无礼,脸上露出阴沉的面容。

      “父皇,此人乃是天狼国的人,儿臣已经派人跟踪他很久,终于发现了他藏匿的窝点。并且也发现了我国与他勾结之人。”

      赫连宸的声音在这忽然寂静下来的大殿之中更显冷沉。

      皇帝便眼眸阴沉的问赫连宸到底是谁与他勾结,赫连宸说出赫连凯的名字时,只见皇上脸上一变,震的整个大殿里的文武百官全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眼中的诧然毫不掩饰。

      “你这是诬陷我,还请父皇明鉴,儿臣是冤枉的。”

      赫连凯用力拍了一下身下的桌子,从席位上站了起来,一双褐眸睁大着看向面色从无变化的赫连宸。

      凝夕虽然同赫连凯有段距离,但也看出了他那张原本邪佞的一张脸,有着平日里没有的紧绷状态。

      “宸儿,做事要讲证据,你可有确实的证据。”

      皇帝没有去看身旁脸色瞬间煞白的皇后,却抬起头对皇后示意,阻止了她想要立刻为自己的儿子辩驳。

      “证据自然是有。”

      赫连宸对身旁的李泽用了一个眼色,李泽即刻会意。他很快便拿上来了一摞的书信,看上去至少有几十封。

      “这些都是四皇兄于天狼国君主往来的信件,上面有他亲自的笔迹。父皇一看便知。”

      皇帝示意身旁的大太监将书信拿到自己的身边,当他将信件展开,发现上面熟悉的字迹时,一张本来恢复了一些神色的面容,此时却是青白交替,可见被气的不轻。

      他从主座之上站起身来,将手中的信件用力狠狠甩在了身下,阴沉的面容看向面色变白的赫连凯。

      浑厚的嗓音此时透着可怕的低沉,“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大殿之内吹来一阵冷风,凝夕感到身子有些冷。

      轻歌曼舞早已退下,丝竹鼓乐也乍然而止。

      随着赫连凯的跪地求饶声,凝夕情不自禁的看向站在大殿之上身着一袭紫金华服的秀绝男子,他清俊的面庞仿佛画中的淡墨山水,神韵清明。

      仿佛刚刚那个将赫连凯推入绝境死地之中的人并非是他,而是旁人。

      然那一双艳绝的幽滟重眸深处,凝夕却看到了一抹慑人的寒芒,透着嗜血的锋利。

      她的心,莫名感到一阵刺骨寒意。

      巍峨大殿外,一轮冷静的月光将清冷的余辉洒向琉璃金瓦,映出一片惨淡的白。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