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22章   掘井录(03-01)

    第22章   掘井录(03-01)

    作者:    

      题记:他说这是在修剪旁枝末节,让你更完美,你渐渐发觉你的主干和主根死伤殆尽。

      他说这是在为你整理羽毛,让你更完美,你惊觉你失去了翅膀。

      他说了这是他家的习惯,那是他的喜好,却不料那言语就是禁锢你的陷阱。

      这深深的陷阱,未尝不是你任他挖掘,甚至是你腾出双手帮他挖掘的。

      你蹲在坑里,却依然仰望星空。你深陷井底泥淖,仍想飞上晴空。

      问题是你还飞得起来吗?

      婚后第三天早晨,新房后面的厨房里,一灶一桌两椅,梅文贤上了三碟小菜、两碗米粥、两双筷子,在崭新的餐桌前坐下,举头望着对面的新西装小男人,忽然心生异动,感觉新鲜之中还有太多陌生、不解、隔膜。

      这就是那个要和我过一辈子的男人,我就要和这个男的,过一辈子,嗯,朝朝暮暮,两情相悦,情深意浓,各种缱绻缠绵的词汇涌出脑海。

      子昂虎雏在早餐桌前坐下,眼睛的余光里,对面这个小女人,年轻,幼稚,还像一个高中在读的学生,温顺,安静,竭力要做一个主妇的样子,早餐还炒了一些菜,搞这麻烦,没必要,到食堂去端两个馒头和一碗稀饭,挑一块腐乳,就是一餐。浪费不好,工作了要攒钱,结婚了更要攒钱。

      两个人无声地吃粥,没说话。

      梅文贤想:以后就是上班下班,买菜做饭洗衣扫地,这些人间烟火轻松有趣,正是看书写诗之间的小插曲,做个画架来画画,对着明月听听古曲,在月色或晕黄的灯光下,素手纤纤,弹弹古琴,吟诗作赋,或是高歌一曲,和子昂虎雏分食月饼,便是人生美事,也就够了。

      子昂虎雏想:以后有人做饭洗衣服了,多了一个人,两个人的收入,两个人的开支,存两个人的钱,还要叫她快咔成熟,要像个做妈的,不然让人误会,那个眼镜店的男的说我是她爸爸,讨嫌得很。

      上个月她初中同学红美来玩,要去供销社逛,营业员以为我和红美是夫妻,她是女儿。

      营业员也是眼瞎,问我:你老们两口子带女娃儿来买东西啦?

      我哪里那么老!以后不要再和这个红美来往了。俗气,霸道,话多,还说我们学校的男老师个个都矮,她个人才三寸长!一个初中都没读完的民办小学老师,还想嫁我们高中一米八的正规军!

      以前的同学都不要来往了,把那些信件照片都丢掉,尤其是那些男生,一个个长得像鬼,照片都撕掉,扔掉。

      新婚后第四天,单位关饷,发了当月工资,梅文贤128元整,子昂虎雏158元整。

      看着这么小小一叠人民币,梅文贤一瞬间想到两人的生活、孩子、老人、亲戚朋友人情来往等等,都是要花钱的呀,怎么办?问:“以后我们就用这么一点钱过一个月?”

      子昂虎雏说:“嗯,螺蛳壳里做道场,我们要相依为命。”语调凄凄惨惨凄凄,却又异常庄重,拍拍梅文贤的肩。

      梅文贤顿时觉得愁云惨雾一下子罩住了这个凋敝的小教工宿舍,心中恐惧,忍不住一把抱着子昂虎雏哭了。

      新婚后第五天,梅文贤把子昂虎雏的西服往衣柜里挂。

      子昂虎雏说,就挂在衣柜外面的锁扣上。梅文贤抬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衣柜里空空荡荡,正好挂一件进去填空,很奇怪他为什么要把衣服挂在衣柜外面。子昂虎雏也在盯着梅文贤看,两人的眼神里都是不解,还有些厌恶,也都没说什么,梅文贤把西服挂在锁扣上。

      子昂虎雏曰:衣服多了没用。以后,你一年只要有两套衣服就可以了。热的时候一套,晚上洗了晾干,第二天穿。冷的时候一套,冬天不用洗。

      又曰:鞋子一个季节只要一双就够了。

      梅文贤大惊,抬头呆呆地看了虎雏一眼,脑子里仅有的一点脑浆噗噗噗煮成了一锅浆糊,晃晃脑袋搅了搅,浓稠了不少,转不动了,烫得脑壳发胀,发沉,垂下去,嘴里发不出声,心里想,一年两套衣服?那怎么穿?怎么蔽体?怎么保暖?

      我以前的衣服还有几套,可以换着穿。我在娘家虽然没穿什么好衣服,每季还都有换洗的,穿到今天还是好好的,再怎么穷,怎么节约,也不至于一年只穿两套吧?如果只是为了节约,我有工资,我可以自己买。工资低,衣服贵,我可以买布来做,多少省点钱。

      犹豫了一天,梅文贤一个人悄悄跑到街上去买了两套衣服,一件粉红色小西服薄上装、一件浅朱红大摆及踵长裙,搭配婚前买的乳白色中跟时装鞋;一件白色小西服外套,配一件浅紫色A字长裙,穿婚前买的紫罗兰高跟鞋。

      朱红、莲粉、浅紫、月白,这是梅文贤十七八岁时喜爱的颜色,八十岁时她也会喜爱,也配她肤色,穿不穿这些颜色上身,只是有没有那个心情的问题。

      梅文贤又照着上海服饰上的裁剪图,做了一条绛红底竹叶花的旗袍、一条白底粉玫瑰的长裙,欧式鸡心领,飞袖,掐腰,八片修长大摆。

      梅文贤穿了新衣走在校道上,吸引了很多家属的眼光,都问是在哪里做的。她说是她自己裁剪缝制的,很多人先是不相信,继而表情很复杂。梅文贤兀自满脸兴奋,神采飞扬,惹得大家都不高兴。

      新婚后第六天,虎雏从电视柜里把梅文贤的金色小坤包找出来,里里外外翻看一番,斜视,戒备,盯着梅文贤,郑重其事质问曰:“你怎么藏了五十元在这里?藏着干什么?”

      梅文贤大骇,叫道:“女人的零花钱,不放在包里放哪里?你没见过女人把钱放在随身的包里吗?”

      虎雏说:“我姆妈和姐姐们的钱都是一层层裹在手瓠子(手绢)里,姆妈装包袱里,姐姐装褂子口袋里。”

      虎雏的亲姐姐曾嘱咐他曰:“你快点找个人结婚,两个人攒钱快些。”

      和梅文贤恋爱之初,还没结婚,一到发工资的日子,虎雏轻车熟路去财务室领了自己的,也帮梅文贤领了。

      梅文贤问:“我的工资呢?”

      虎雏曰:“存了。”

      梅文贤接过存折看了一眼,板起脸,一挥手甩到地上。

      子昂虎雏笑嘻嘻地捡起来,说:“呀呀,还发脾气的呀!”

      再发工资的日子,梅文贤到会计室去领了自己的工资。

      虎雏曰:把你的工资拿来,我存到存折上去,你一点钱的概念都没有。

      梅文贤想,还没结婚,我的工资不想存到你的折子上去。换句通俗的话说,人还不是你的,钱就是你的了?梅文贤只说:“那是我的工资。”

      虎雏笑曰:“好好好,是你的是你的。还分什么你的我的。”

      梅文贤还没有经验去想,更不知道去问:既然不分彼此,为什么不把你的钱存到我的折子上去?

       梅文贤的父母没有教她婚后掌管财经大权,只叫她要做事,要做事,要孝敬老的,要服从男的。梅家的钱也都在梅天成的存折里,这是风俗习惯了。梅文贤顺从,哪里有脑子计较银钱,只是稀里糊涂,傻里吧唧地问:我要买菜就找你拿?

      虎雏曰:是的。

      梅文贤说:那我的钱呢?我一分也不能管?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