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159章   终章

    第159章   终章

    作者:    

       安国泰上校担任我军机械化精尖部队装甲旅的旅长,在这次抵抗战争中取得了非常出色的功绩,同时也给自己的躯体内留下了12粒弹片。记得当时他担任我们的教官时,虽然军训之时对待我们极为严厉,甚至可以说是苛刻,但是在战士们睡觉休息时,他总会悄悄地来到宿舍里带来一两个暖水瓶,或给睡的四仰八叉的新兵们掖好被角。假装睡着的我,平日里对他是颇有意见的,认为他粗鲁、蛮横、变态,但是此刻见到他对战士们是如此地关怀,躲在被窝里的我,禁不住眼泪簌簌地流了出来。

       想想在看到这一切之前,我心里是多么地恨他,——在泥泞的河滩上负重前行,每名战士肩扛一根重达150斤的原木,必须按时间跑出场地。这根粗壮的原木说的是150斤重,但是在这泥巴地里长期浸水,估计早就在200斤了,况且又是在泥泞不堪的河滩上跑,哪能跑得快?安上校可不管这些,他站在河滩边上的草地上,左手拎着一桶水,右手操持着一把小瓢。看见谁慢了,就一瓢水泼过去,浇在人家头上,嘴里边还大声地嚷嚷着,尽是一些羞辱弱者之言,大伙一个个心里都不是滋味,真想扑上去和他拉开架势干一场。偶有蓄意顶撞之辈,我们见后无不暗呼痛快,终于有侠义人士肯为我们出口恶气了,然而却不曾想,我们这些新兵表面上看去血气方刚,但是个个都不是安上校的对手,人家就这么看似不紧不慢地一拳轻捶在对方胸口上,便即被推翻倒地。

       从那一刻起,我才知道了软弱无能的可怕,若要不被羞辱,自己必须要强大起来,于是我便不再对泼来的冷水心怀愤恨,反而感觉到这是一种激励。大黄牙心中只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能够参加一次国庆大阅兵,因为他觉得,只有经过了人民与祖国的检阅之后,才有资格说自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人民解放军,才能对得起自个身上的这身军装。所以,从他开始军训时起,便从未对任何事物抱怨过,他一直特别的能吃苦,有抱负。然而他却总是落在队伍的最后边,也是“受辱”最多最重的一人,已经累得精疲力竭软软地趴在泥地上的他依旧不肯服输,嘴巴里高声大喊道:“我要参阅!我要参阅……!”

       不知是不是因为安国泰知道了我和大黄牙是章博老司令员的后辈的缘故,有意地对我们经常特别“照顾”,我心中自知,自己在天分资质上的欠缺是我的短板,尽管我们已经不比别人差了,尽管我们已经即将要在队伍中名列前茅了,但是对于我们的“照顾”却从未停止过,我心中一直都反复回想着安国泰上校的一句名言:下软蛋就等于当逃兵!

       此刻回想起以前,才明白了自己以前所付出的和现在所得到的。安上校在我们的心中是一把梯子,他要我们踩着他的肩头去达到比他更高的境界中去,这一切,我们做到了,我们也得到了……

       迎着清凉的秋风,踌躇志满的我带着好战友黄牙同志的夙愿参加了国庆大阅兵。百万雄师,严阵以待,礼炮轰鸣,国旗飘扬,海外宾朋,四方来贺。今日,我们将会用骄傲的成绩向祖国、向党、向人民、向世界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安详而又令人激动的声音响起:“安享和平是人民之福,而守卫和平乃是军人之责……今天,在我们经过了艰苦卓绝的不懈抗争,终于迎来了宝贵的和平,这场抵抗战争的胜利标志着战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彻底破灭!……”

       ……

       秋天的清晨,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挂满露珠的草地,祥和的烈士陵园里虫鸟啾鸣,百花争艳。我陪同着沈国建一起去给牺牲了的战友们献花,今天他穿着那身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所穿的韩式中山装,虽然他失去右臂,双膝受残不能站立,但是作为一名习武之人的威武霸气在他身上依然呈现着。他的怀里抱着满满的一捧白菊花,每路过一桩墓碑他便会停留下来,对着墓碑上熟悉的名字凝视良久。

       “同志们,我沈国建来看你们来了!你们安息吧,这是你们用牺牲所换来的和平,我们盼到了!……”他的声音颤抖着,用左手在怀里拣出几束白菊轻轻地摆放在墓碑前。

       我站在他的身旁端正地向战死沙场的战友敬以军礼,战友们一串串熟悉的名字,却再也不能相见他们的面容,为了守卫祖国的和平,他们付出了宝贵的生命。你们安息吧,我们将会把你们的精神永远地传扬下去。

       ……

       缕缕的凉风似乎是在为我们送行,细长垂地的柳树枝条随风而舞,偶尔几片金黄的椿树叶子打着旋儿洒落在我们身上尔又掉在地上。我继续留在部队里,为人民服务的坚定立场决不动摇——不论我曾经经历过什么。沈国建则还是回他的天文台里工作,他心情愉悦,自嘲地拍打着轮椅说:“以后在天文界里,我可以和史蒂芬·霍金‘平起平坐’了!”

       “你打算研究什么项目?去寻找另一个宜居星球吗?要知道,在命运里,连续中两次大奖是根本不可能的。”

       沈国建用狡黠的眼睛看着小径尽头的杨丽文乐呵呵地说:“哦不!我可不这么想,刘兄你这不又中一‘大奖’么?嗨!要我说啊,像洋辣椒(不知什么时候战友们给杨丽文起的绰号)这样的泼辣性格,也就只有你这当过厨师的人才能降得住她!”

       “哈哈哈哈!……”我们一起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陵园小径走到了一处三岔口,往左的路口尽头有一辆轿车在那里等候着,是来接走沈国建的。“沈兄,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是啊,刘兄,你多保重,我要走了……”沈国建感慨道。

       我想再送他一程,但是他却坚持自己走完这段路,他将脸庞微回转过来,声音抖动着说道:“刘兄,请留步……”

       站在原地的我,早已泪流满面,我一直目送着他坐上轿车离开。他一直没有回过头来向我挥手告别,因为他不想让我看到他流泪的样子,直到他上车时,才偷偷地用衣袖抹了一把眼泪。

       黑色的轿车很快消失在了曲折的林间小道中了,驻足良久的我被一阵带有花草香气的清风唤醒。我回过头来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杨丽文,她身着一袭红色的长裙,美丽的大波浪卷长发和裙角都在随风飞扬着,她站在开满格桑花的花池边极像是一位百花仙子。她在等我,她俏皮地歪斜着脑袋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我。

       看到她,我心中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涌上了心头,我不再惧怕战争所留给我的伤害,更不会对眼前的幸福而躲避,和平与幸福使我更加乐观,在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将会毫不犹豫地再次踏上征程。

       向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致敬! 【完】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