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15章   寺庙遇险见太后

    第15章   寺庙遇险见太后

    作者:    

      谢蕴看着谢长歌又抢了老夫人身边的位子,气的一口银牙咬碎了吞到肚子里,不甘心的拉起旁边秦如吟的手,“娘?你看祖母,眼里根本就没我!谢长歌那个贱……”

      “闭嘴!”秦如吟小声打断她的话,她怎么发现自己的女儿处处不如谢长歌聪慧,下了狠心的在谢蕴的手心里掐了一下,“你给我长点脑子,那个李夫人这样年纪的人,不喜欢谢长歌这样讨巧乖顺的小辈,以前她在乡下,府里就你和澜儿两个嫡女就算了,现在谢长歌回来了,澜儿又被紧了足不能在老夫人眼前露面,你的性子马上给我改一改,听到没有!”

      谢蕴心里憋屈,刚才秦如吟掐她的手心还隐隐作痛,谢长歌一个乡巴佬凭什么跟她比!

      秦如吟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刚才说的话谢蕴根本就没听进去,罢了,怕是吃过亏才能明白过来。

      那边谢长歌已经和李老夫人上了马车,谢蕴也被秦如吟拉着上了马车,由于李老夫人的强烈要求这次上香谢廊的陈姨娘也跟着出来了,因着位份低,只能一个人带了个丫鬟坐在最后一辆马车上。

      陈青泽坐在车里娇白的面孔却是一脸阴沉,想起来昨天秦如吟来自己的院子告诉她她弟弟在她的手里,用她的弟弟威胁她和秦如吟联手去害谢长歌。

      本来陈青泽不相信秦如吟的话,便偷偷的回了一趟家里,谁知道她的弟弟居然真的不见了!

      那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从小相依为命!

      虽然谢长歌给了她一个好待遇,可是她不得不从!

      “絮儿,你说大夫人和大小姐谁更胜一筹?”陈青泽自己没有头绪,便问对面坐着的丫鬟,这丫头是她的心腹,在青楼里就跟着她的,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奴婢看,大小姐更胜一筹!”絮儿一脸认真的说。

      “怎么说?”

      “姨娘你看,大小姐从小在乡下长大,却可以在这回来的几天时间里夺得了老夫人的欢心,而且对战老成的大夫人也是节节胜出,这可不就比大夫人高明了数倍,不到万不得已,姨娘不要和大小姐交恶,能示好的话,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陈青泽苦笑一声,若有所思的看着前面,其实她也只是想好好的活下去而已。

      由于谢老夫人的身子骨弱,车子走得极慢,下午才到景安寺。

      一行人下了车,便有小僧出来领着车夫去停好马车。

      谢长歌站在景安寺的门前,看着门匾上的金色大字觉得似乎是昨天她还和那个人一切来寺里为他们的姻缘祈福。

      秦如吟给谢蕴使了一个眼色,谢蕴心领神会的走到谢老夫人的另一边,撒娇似的挽住她的手臂“祖母,我们快些进去吧。”

      谢长歌看了她一眼,谢蕴回了她一个挑衅的眼神。两个人一人一边的陪着谢老夫人进了门。

      秦如吟走到陈晓雪的身边,看着谢长歌的背影,有意无意的说:“今天这天气很容易走水啊。”说罢,瞥了一眼陈晓雪的神色,看到她的神色变了,便知道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这才轻笑了一声快步跟了上去。

      陈晓雪一双手快要把手里的帕子给搅烂了,这让她当出头鸟的意思,她这算盘打的倒是好,不过这一次她会让秦如吟看看,她不是一个软柿子,谁都可以欺负的!

      因为她们本就是到的晚,在寺里用了斋饭,谢老夫人便吩咐她们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明天一早再祈福回去。

      谢长歌与谢蕴都是年纪不差的女孩子,房间自是临着的。

      谢老夫人,大夫人和陈姨娘的房间就在她们的前院。

      小僧送谢长歌和谢蕴到了院门口,停了脚步“前面便是施主的房间,今日寺里来了贵客,就在施主厢房旁,施主们留意些,莫惊扰了贵客。”

      谢蕴一听这话,脑子里已经是打起了小算盘,能让景安寺的人称为贵客的人,身份一定不一般,若是可以结交一般,想到此便迫不及待的问:“是哪位贵客?”

      小僧虽然是面不改色但是心里面已经是鄙夷上了谢蕴,这一对比就显得谢长歌的稳重了,“那位贵人特地交代过不让人打扰了,不然后果不是小寺和施主可以承担的,小僧告辞了。”说罢,点了一下头便走了。

      谢蕴气的跳了一下脚,不过也知道这人的地位可能比他们谢家高,不然这僧人也犯不上这么与她说话,莫不是是宫里的贵人娘娘?谢长歌见谢蕴一脸好奇的盯着隔壁的厢房方向看,无声的冷笑了一下,若是她要自寻死路她可不会拦着她。

      谢长歌自行回了厢房。

      谢蕴就算是再不甘心错过这次的机会也不得不回自己的房里去,李老太太本来就对她不甚在意,要是她再得罪了贵人,说不定以后在她面前露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愤愤地回自己的房间了。

      谢长歌身边没有得力的丫鬟,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亲力亲为,梳洗了一番就宽衣睡下了。

      可是到底是她大意了,想着这里到底是佛家圣地大夫人就算想除掉她也会等到她出了寺庙。

      ……

      半夜三更。

      “咳咳”

      睡梦中的谢长歌被浓烟刺鼻的味道弄醒,咳着醒了过来,入眼的就是门外隐隐的火光和一个劲往屋里面跑的白烟。

      谢长歌也只是愣了几秒钟就反应过来了,迅速做出了判断穿了衣服,蹬了鞋子下了床。

      她夜里洗漱的水还在脸盆里没有来得及倒掉,谢长歌毫不犹豫的撕了床帐,浸湿了捂住口鼻避免浓烟入鼻,脑子里千转百回,上世了没有这回事。

      谢长歌尝试去开门但是门已经在外面着了起来,根本不能打开,否则这里都是木质的房子外面的火会很快就烧过来的,而且外面□□静了,很可能还没有人发现她这里出了问题,就算是谢蕴发现了走水,也不一定会就她,她只有自救。

      谢长歌捂着鼻子在房间里打量了一圈,发现西面的墙壁上有一扇小窗,谢长歌又想起来那个小僧说的贵人不就是那个方向。这种情况已经容不得谢长歌心里多想了,她挪了桌子放到那个小窗户下面,随后自己站到上面用尽力气徒手砸开了窗户,对着外面就大喊“救命,救命,走水了,救命——!有没有人!”

      “咔嚓!”

      谢长歌身后的房梁掉了下来,火已经延伸到了她的身后。谢长歌真是急了,可是她也清楚的知道越是这种时候她越是不能乱了阵脚,不然她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这时谢长歌隐隐约约看到隔壁的厢房张了灯,让后有呼叫声传过来,谢长歌知道自己有救了,大喊“里面有人,里面有人!”

      谢长歌身子一个不稳,想要从桌子上掉下去。

      “哐当!”房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男子,稳稳的抓住了,道了一句“失礼了!”迅速撤了被子把她抱在怀里,从屋顶冲出了房子。

      他们刚出去房子就倒塌了,不过“巧”的是谢蕴的房子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满天的火光已经把人吸引过来了,谢长歌没有兴趣再想别人,她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男子,她可以肯给自己不认识他,可是为什么会出现救自己呢?

      黑衣男子进了隔壁的厢房,把谢长歌放下就消失了,谢长歌抬头就看到一个慈祥但又不失威严的老太太站在自己满眼泪光的看着自己。

      谢长歌吃了一惊站起来,这人是谁她当然知道——前世她尽远远见过的当今太后!

      贵客居然是太后,那刚才那个人是太后吩咐他救的自己?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